【全文】特斯拉領軍同業跟進 台廠搶搭電動車電池回收熱潮

文|陳碧珠     攝影|楊弘熙 林韋言    繪圖|王聖光
隨著鋰礦價格不斷飆升,在馬斯克主導下,特斯拉宣布進軍電動車電池回收領域。(達志影像)

因烏俄戰爭引發鋰礦價格飆升,電動車電池回收炙手可熱,占成本1/3的鋰電池,成為大廠眼中的新石油。本刊調查,在特斯拉(Tesla)喊進後,上看新台幣3,000億元的鋰電池回收商機,正吸引國際大車廠積極投入,台廠則由台塑、鴻海、台泥登高一呼,美琪瑪、康普、銘福集團的名仁等上、下游廠也挾著各自資源整軍待發,並首度跨入國內獨缺、門檻最高的貴金屬提煉純化,要替台灣完成電池回收最寶貴的一塊拼圖,拿回主導權,接軌國際。

鋰電池材料已是電動車最重要的戰略物資,連台塑也強調將投入電池回收廠,打造一條龍能源服務。

今年4月烏俄戰爭引發鋰價一度飆漲480%,急得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Twitter)跳出來大喊「特斯拉可能涉足鋰礦開採和精煉業務」,po文一出引發熱議,即使後來澄清純屬玩笑,背後卻代表著電池材料無疑是電動車最重要的戰略物資。

 

汰役潮將至 回收規模增

特斯拉雖未跨足鋰礦開採,卻大力投入電池回收,特斯拉今年5月公布的「2021影響力報告」內明載,未來計畫在每一座電池工廠建置回收設備。這個動作看在美琪瑪董事長嚴隆財眼裡,可說寓意深遠。

嚴隆財對本刊分析,全球電動車近4年蓬勃發展,排除汰役電池還能降階利用,一般電動車鋰電池平均壽命約8年,因此推估最快4年後車用鋰電池將進入大量汰役潮。特斯拉此時跳出來喊作電池回收,顯示相關商機即將爆發。

特斯拉共同創辦人史陶柏(左)創立的電池回收材料公司—紅木,已經獲福斯、豐田等大車廠深化合作。(翻攝自TOYOTA官網)

不只馬斯克,特斯拉共同創辦人、前技術長史陶柏(JB Straubel)2017年創立的電池回收公司紅木材料(Redwood Material),去年完成7億美元融資後,市場估值攀升至37億美元,今年更先後獲福斯(Volkswagen)、豐田(Toyota)深化合作,各大車廠積極挺進,旗下電池回收工廠不久後都將試產或投產。

研究機構Marketsand預估,全球鋰電池回收2020年市場規模僅36億美元(約新台幣1,000億元),2030年可成長至107億美元(約新台幣3,000億元),年複合成長率19.4%,原因正是電動車的帶動。

最快4年後,車用鋰電池將進入大量汰役潮,研究機構預估相關回收商機上看新台幣3,000億元。(翻攝自福斯汽車官網)

 

黑粉萃黑金 工研院帶頭

一般來說,組成鋰電池的4大元件分別是正極、負極、隔離膜與電解液,其中正極材料就占電池成本至少4成,至為關鍵。

工研院材料與化工研究所副組長曹申表示,正極材料按應用不同,內有鎳、鈷、鋰、錳、銅等貴金屬,近年因電動車與儲能需求大增,造成價格波動劇烈,「光成本較低的磷酸鋰鐵電池原料碳酸鋰,過去一年就大漲4倍。」而鎳鈷錳、鎳鈷鋁等鋰三元電池的鎳與鈷,本身就是稀缺性金屬,今年烏俄戰爭致使海運成本增加,價格更難掌控,透過回收再利用,可穩定原料來源又能降低成本,一舉兩得。

電池回收再萃取可行嗎?日前,福斯釋出長達8分鐘電池回收影片,顯示報廢電池透過前段物理處理與後段化學處理,先絞碎,再透過磁鐵與濾網分出塑膠及帶有貴金屬的黑色粉末,最後黑粉再萃取出貴金屬重製成新電池。

工研院材化所指出,車用鋰電池蓄電力通常降至8成就面臨汰換,直到無法降階利用就得進入這套劇本,業者表示後段的貴金屬處理,國際作法有溶解的濕法與熔煉的火法2種,台灣地狹人稠,適合前者。

不過,名仁資源回收資深經理蔡美蓮告訴本刊,台灣鋰電池回收目前僅做到黑粉處理階段,之後便以整包秤斤方式輸出國外,未將最珍貴的鎳、鈷、鋰、錳等萃取出,尚未走向全循環利用,而為了將黑粉萃出黑金,台灣產學界已動起來。

工研院今年初就對外宣布,耗費3年開發的小型濕式設備,可成功萃取出電池材料中的鈷金屬,轉售後每公斤氧化鈷價值達新台幣800元,比起黑粉每公斤80元售價,大增10倍。

 

美琪瑪固樁 力行一條龍

「他們(工研院)也有找我們合作。」說這句話的是美琪瑪董事長嚴隆財,他透露,公司正運用過去20年在氧化觸媒(PTA:應用於紡織聚脂纖維催化劑)鈷錳回收經驗,積極往電池材料回收部署,今年4月已新增一條鎳金屬回收產線,目前已有30幾噸的產量,「接下來還會有錳、鋰等金屬將陸續投入電池回收相關研發。」

嚴隆財告訴本刊,10多年前基於多角化與國際化,決定擴大產品線,因此成功打入日本前三大鋰電池正極材料前端原料製造商戶田(Toda)供應鏈,雙方一開始是將硫酸鈷、硫酸鎳等材料應用於火車票、信用卡上的磁條,後來跟著戶田擴大業務跨入鋰電池,搭上電動車成長列車。

美琪瑪與日商戶田合作,間接打入特斯拉應鏈,將運用過去氧化觸媒回收經驗,卡位電池材料回收市場。圖為美琪瑪董事長嚴隆財。

2012年,美琪瑪與戶田透過合資成立「新戶先進材料」深化合作,因主要客戶日本住友化學(Sumitomo Chemical)是全球前三大電池芯廠松下(Panasonic)的上游正極材料供應商,隨著松下成為特斯拉鋰三元電池的供應廠,美琪瑪同步受惠,電池相關業務營收比重已占5成。

「創業以來,我有一項重要的經營準則,就是要做客戶完整解決方案提供者(Total Solution Provider)。」嚴隆財認真地告訴本刊,當年就是不想看到氧化觸媒活性降低後直接燃燒,乾脆自行研發回收設備提煉出鈷錳等金屬再利用,20年下來,不但減少環境汙染,還能幫客戶降低購料成本。

法人指出,美琪瑪在氧化觸媒回收,若以每公斤鈷66美元計算,客戶加裝回收設備後,每公斤只要付12美元的加工費,就可取得再生原料,以此推論,正極材料占電池成本高達4成,而光鈷就能看到明顯的成本效益,還不包括鋰、鎳、銅、鋁等。

採訪當天,嚴隆財親自帶著記者走訪桃園觀音工廠的2樓實驗室,幾位身穿實驗服的同仁正專心地用滴管在裝有不同顏色的容器中,找出貴金屬提煉的最佳配方。嚴隆財表示,鋰電池要提煉的貴金屬種類比氧化觸媒複雜,相當考驗純化能力,初期因電動車鋰電池汰役規模不大,設備成本尚未達經濟規模,挑戰性大,但市場潛力絕對可期。

報廢鋰電池透過物理與化學處理,可萃取出貴金屬重製新電池,既環保又能降低購料成本。

美琪瑪以電池材料上游業者角色領先同業,跨入回收最難的貴金屬提煉,而為了不被前段(粉碎、分解)處理所綁住,公司正積極評估,以合資模式尋求電池相關廠商共同投資設備。嚴隆財表示,希望以一條龍的方式固樁客戶,擴大市場占有率,「電動車的市場很大,我們不可能全吃,但是要做回收,目標市場不能只在國內,合作對象也不限於台灣。」

 

銘福將赴澳 籌打國際賽

美琪瑪之外,現有鋰電池回收處理的台廠也摩拳擦掌,其中又以銘福集團最積極,旗下位於高雄小港的名仁資源回收已計畫在台南麻豆擴建二廠,銘福總經理陳俊銘透露,已買下3萬多坪土地,規劃以濕式溶解進行貴金屬提煉,加上本身已有的物理回收設備,正好完成前後段整合服務。

身為銘福第二代的陳俊銘向本刊表示,1975年成立的銘福集團,是全台最大廢車處理回收廠,透過轉投資掌握全台不同領域的回收事業,包括鉛蓄電池為主的金聯成(準備申請上櫃)、冰箱電視家電為主的大南方、生活資源回收的聯福,集團年營收上看百億元。

銘福集團旗下名仁資源將在台南麻豆新建二廠,跨足鋰電池回收技術門檻最高的萃取純化領域。圖為銘福集團總經理陳俊銘。

陳俊銘說,10多年前看到鋰電池在手機、筆電進入退役潮,便於2016年設名仁資源科技,2年後取得台灣第一張鋰電池回收處理執照,看好電動車趨勢,決定再往提煉貴金屬挖掘黑金。

被問及可能面對的競爭,陳俊銘老神在在地說,車用鋰電池降階利用到真正退役至少需8到10年,名仁有充分時間找最好的處理方法,集團本身有廢棄汽機車回收多年經驗及穩定客源,這些都是未來發展電池回收萃取業務優勢。

陳俊銘透露,光陽、Gogoro等電動機車業者,曾主動接觸了解潛在合作的機會,而今年初,台泥旗下三元能源科技在高雄打造的超級電池廠,正好也在名仁本廠所在的小港區,因地緣關係,雙方人員曾見面互動,摸索彼此的交集。

對此,台泥集團向本刊指出,能元科技與三元能源科技對於高階鋰電池的2次應用及回收都有規劃且進行中,但尚未與國內廠商在電池回收展開合作。

台泥集團向本刊指出,能元科技與三元能源科技對於高階鋰電池的二次應用及回收都有規劃且進行中。(台泥提供)

雖與台泥的合作案未定,陳俊銘仍充滿信心,他向本刊透露,名仁在澳洲政府邀請下,今年10月可望與澳洲當地的廠商簽署合作意向書,進行回收處理設備的建置,「初期是太陽能板鋰電池回收,車子可能是下一步。」

陳俊銘言下之意,意味著名仁已走出台灣、進軍海外。陳俊銘說,他打算讓名仁與正在申請上櫃的金聯成進行合併,以利後續國際布局與資金需求。

 

台廠拚擴產 盼禁令鬆綁

電池回收引發的新黑金大戰從國外燒到國內,汰役鋰電池已非廢棄物,而是資源物,除美琪瑪、銘福,嗅到商機的台廠還有康普材料、三大未來科技、佳龍等,廠商各自從擅長領域切入,其中原名延龍再生的三大未來已啟動屏東擴產計畫。

汰役鋰電池已非廢棄物,廠商呼籲政府放寬電池廢料禁止進口台灣等規定,才能大啖全球回收大餅。

展望未來,廠商呼籲,政府或可放寬電池廢料禁止進口台灣等規定,稀有金屬是戰略物資,廠商致力電池回收100%在地化,但也希望做外國生意,大啖全球鋰電池回收大餅。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