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你心中孩童時期的天真 《阿凡達》成為現實世界的對照

文|翁健偉
透過納美人在潘朵拉星球上與大自然的共處,《阿凡達》讓觀眾有機會投射自身的經驗,並反思相關的議題。(20世紀影業提供)

在《阿凡達》(Avatar)推出的12年後,以4K高畫質、每秒48幀的規格重新於戲院上映,當然也讓人想探究這部片到底帶給影壇有哪些衝擊與影響。在國際記者會上,參與記者會的來賓也暢談他們如何解構這部片。

導演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說,儘管《阿凡達》並不是影史第一部採用高階電腦運算繪圖的電影,但讓觀眾接受了3D電影,「以前沒有數位攝影拿過奧斯卡最佳攝影獎,但在《阿凡達》之後的3年內,有2位最佳攝影都是使用同樣的攝影機,奧斯卡接納了數位攝影。」

女星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則說,導演詹姆斯比較像個科學家,「也許科學才是他的初戀,但我替自己扮演葛蕾絲博士感到自豪。我很自豪在大銀幕上能成為科學家的一員。假使我能啟發大眾,希望能讓更多的女性可以投身理工行列。」

雪歌妮薇佛希望自己的演出可以啟發更多女性,投身理工的行列。(迪士尼提供)

片中以反派人物出場、飾演柯邁斯上校的史蒂芬朗(Stephen Lang)則很驚訝發現,很多觀眾居然都接受他這個壞人,「我們知道他在劇情中的作用,我們知道他是壞人。經常會有人然後走到我面前說,『其實我是支持上校的,我跟他是一國的。』害我總是覺得,『謝謝,我真的不想知道你幹了什麼。』」他說電影描繪的美國人,是非常有侵略性,以使命為導向的,這點跟現實相差不遠,「我認為在最近的政治氣氛和美國環境中,看到了很多相關的證據。」

飾演飛官楚蒂的蜜雪兒羅德里奎茲(Michelle Rodriguez),回憶起頭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到《阿凡達》的感覺,「我真的是感動到啞口無言。因為對我來說,這部片的挑戰在於,如何量化那些不可量化的事物呢?」但是電影卻拍出了愛、與大自然的連結等,「我看這部片的時候,我想導演所寫的一切情節真的都發生了,好吧,我終於明白了。」

史蒂芬朗飾演的柯邁斯上校,引發了許多爭議,但他更驚訝發現,原來很多人都站在柯邁斯上校那一邊。(20世紀影業提供)

她並提到生命之樹下舉行儀式、嘗試復活葛蕾絲博士的那一幕,「那一刻真的很強大,以如此深刻的方式引發了我的共鳴,因為它看起來是如此美麗、自然、又充滿了遠古的精神,好像自己就在地球上目睹這一切。如果能在美麗的潘朵拉星球與大自然建立起這種聯繫,人跟人之間就能有所聯繫。就是在這樣的故事情節中,把人類與大自然的聯繫一一量化。」

不過最重要的,也許如導演詹姆斯卡麥隆所說,在觀賞《阿凡達》的時候所帶給觀眾的那種獨一無二的體驗,「在電影最初的幾分鐘,觀眾一直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最後乾脆放棄去想,因為我們混合了許多花了我們數年時間才開發的技術。觀眾向沉浸在這個科幻世界和幻想中的感覺投降了,我認為是觀眾找到了他們能夠與之連結的經驗。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天生就熱愛大自然、熱愛動物。我們喜歡走入大自然,但隨著生活的進步,越來越遠離大自然。我想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在遭受某種程度的自然缺陷、某種程度的紊亂。我認為《阿凡達》讓我們回到了孩子的時光,就像對大自然的雄偉、複雜和美麗感到好奇一樣。」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