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囝仔拚縣長】從端盤小弟到國會殿堂 劉建國:為雲林人爭一口氣

文|林慶祥    攝影|林韋言
劉建國表示,他選縣長,就是要為雲林人爭一口氣。

出身寒微的立委劉建國自稱因臭屁、雞婆的個性,讓他走上政治路,他年輕時在社會底層看盡弱勢的無奈與痛苦,當時他就告訴自己,如果從政,絕對不向錢看,那時他只是個在卡拉OK店端盤子的中輟生,後來受朱高正啟蒙,從市民代表開始選,誰也沒想到,他立委當得比朱高正久,政治路也走得更長、更穩,如今甚至要挑戰縣長大位。劉建國說:「我就是要為雲林人爭一口氣!」

總統大選雲林縣的選前之夜,立委劉建國不顧幕僚、同志的反對,上台為蔡英文的「同婚政策」辯護。而雲林縣是很保守的,草地人認為同婚離經叛道,有政敵掛看板,說他支持「男娶男、嘸子孫」;但劉建國說,同婚議題的核心就是人權,他沒辦法不去關心弱勢的同志,更見不得同志受到社會的壓迫與歧視。

他告訴本刊:「我一個艱苦人家的囝仔,為何一頭栽進選舉?因為我想幫助弱勢的人!」劉建國8歲喪父,母親為了養大5個孩子,再怎麼艱苦的工作都必須做,而孩童時代的劉建國,也必須去領宮廟的救濟品,減輕母親負擔。正因為出身寒微,他見過太多弱勢者受到不公平對待,甚至為了陳情在服務處下跪,看到這一幕,劉建國告訴自己,未來如果當上民代,絕不像這些議員一樣「向錢看」。

10年立委,他為鄉親爭取不少重大建設,參與修法問政成績耀眼。

但真正給他政治啟蒙,是台灣解嚴前夕,有「台灣第一民主戰艦」之稱的朱高正。當年朱在雲林掀起一陣旋風,他用台語講述康德政治哲學,解構黨國體制如何壓迫人民,他時候,劉建國開始思考要從政,不過他自嘲:「我一個在卡拉OK店打工的中輟生,說我要當議員,誰理你?」誰料到,這個端盤子的少年未來會進入國會,立委幹得比朱高正久,政治路走更長、更穩。

退伍沒多久,劉建國就參選。他說自己是「臭屁加雞婆」的個性,他解釋,臭屁是正義感某種形式的表現,遇到不公平的事情,願意跳下去管,捨我其誰。雞婆,其實就是熱心,不干自身利益的事也願意插手!或許就是這種性格,讓他受到鄉親肯定。

但臭屁也是要有實力,劉建國當選議員選票是人家的3倍,他說:「我也得付出3倍的努力」,因此議員任內史無前例讓《雲林縣公益彩券收支管理及運用自治條例》三讀通過;立委任內幫雲林爭取高達150億的醫療建設,還有《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社會救助法》《公共衛生法》《驗光人員法》《兒童少年發展基金條例》…等法案的修訂,問政成績耀眼。

如今他要角逐縣長大位,劉建國說:「我就是要幫雲林人爭一口氣!」他強調,雲林縣幸福指數在全國敬陪末座,更糟糕的是,家族政治掌握地方資源,發展長期遲滯,他認為對手有執政優勢,但也有包袱;劉建國反問:「雲林人會喜歡家族政治包山包海嗎?不見得吧!」他自信的說:「我相信雲林人希望改變,如果我當選,我會讓鄉親看到一個底層更被照顧的雲林縣,一個更進步、更有發展的農業首都!」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