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七五計劃》直視高齡化困境 跨國合製突破在地限制

文|王怡文
《七五計劃》描繪日本為解決人口老化問題通過老人安樂死制度,片中倍賞千惠子(右一)因好友紛紛選擇參與而感到迷惘。(天馬行空提供)

日本新銳電影導演早川千繪編導的出道作《七五計劃》,對用生產力衡量存在價值的日本社會提出質疑,在今年坎城影展獲獎勵新導演的金攝影機獎特別提及獎肯定,更獲選為代表日本角逐今年第95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最佳國際電影的作品。

《七五計劃》突破日本電影創作環境的困窘環境,積極尋求海外合作,擴大製作規模和創意交流,促成日本、法國、菲律賓和卡達跨國合製,成功打造符合世界水準的作品。

《七五計劃》故事背景設定在不久的未來,描繪日本為解決人口老化問題,國會通過「七五計劃」,鼓勵75歲以上老人自願接受安樂死。78歲的獨居婦人阿道(倍賞千惠子飾)因高齡遭公司資遣,她也開始思考自己的餘生。

早川千繪大學時期在紐約攻讀攝影,返日後對社會狀況有深刻感觸。她接受本刊視訊專訪說:「日本人很常談論『自我責任』,認為無法對自己負責的人會造成社會負擔、沒有用處,甚至攻擊他們,我覺得這樣的日本很奇怪。」

倍賞千惠子飾演靠自己打工生活的78歲獨居老人,卻因年齡遭公司資遣。(天馬行空提供)

2016年,日本發生轟動全球的相模原市殺傷事件,26歲的凶嫌拿刀闖入長照中心刺死19人,26人重傷。「凶嫌認為身障者沒存活價值,國家為他們花錢,他們卻對國家繁榮毫無幫助。不單純是凶嫌,日本社會也存在『無助於社會的人就沒存活價值』的想法,因此腦中浮現了《七五計劃》。」

籌備《七五計劃》期間,早川先接到《十年日本》製片水野詠子聯繫。導演是枝裕和監製的《十年日本》,是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十年》團隊發起的「十年國際計劃」中的一部電影,透過5部短片描繪「十年後的日本」。水野認為《七五計劃》故事背景切合宗旨,邀早川製作短片,進而鼓勵她發展為長片。

是枝裕和監製的《十年日本》以「十年後的日本」為主題,早川千繪的《七五計劃》獲青睞,成為其中一部短片。(原創娛樂提供)

 

為打造符合世界水準的電影,製片水野詠子積極接洽海外製作公司。

早川前後耗時4年完成劇本,去年12月正式開鏡。《七五計劃》是她的首部長片,但日本新人導演出道作品製作費平均不到3,000萬日圓(約新台幣660萬元),原創劇本募資不易,製片團隊為打造符合世界水準的電影,極力爭取資金和製作時間。

製片水野積極接洽海外製作公司,促成與法國、菲律賓和卡達4國合作,同時申請到日本文化廳針對跨國合製的文化藝術振興費補助2,182萬日圓(約新台幣480萬元),再加上海外資金,將電影製作費提高至1億日圓(約新台幣2,200萬元)。

卡達的杜哈電影中心(Doha Film Institute)長年提供符合條件的海內外作品必要的資金和創意交流,製片水野因先前製作黑澤清電影《在世界盡頭開始旅行》曾獲金援,《七五計劃》也接受該中心提供的拍攝補助。

《七五計劃》的跨國團隊一起登上坎城紅毯。左起為法籍製片Maéva Savinien、菲籍製片蔡怡銘、演員磯村勇斗、史黛芬妮艾莉安、導演早川千繪、法國發行商代表Amel Lacombe、製片水野詠子及Jason Gray。(天馬行空提供)

菲律賓除資金面外,考量到故事中有菲律賓移工角色,導演早川期盼在創意上也能有所交流,邀請菲籍製片蔡怡銘(Alemberg Ang)加入團隊。

 

早川認為,法國後製團隊成員都全力思考如何讓作品更好,在期限內竭盡所能完成。

此外,早川和水野為提高《七五計劃》電影後製水準,希望能在歐洲進行,在接觸數家歐洲製作公司後,法國Urban Sales旗下的Urban Factory表達高度興趣,雙方決定合作,更請到曾入圍坎城競賽片的《全面開戰》剪接師Anne Klotz協助。「日本電影大多受限預算,連帶影響後製混音、剪接及調色等細節,進而影響作品品質,這也是我和水野決定到法國做後製的考量。」早川認為,法國後製團隊成員都全力思考如何讓作品更好,在期限內竭盡所能完成。《七五計劃》在坎城影展榮獲金攝影機獎特別提及獎肯定,證明作業環境對創作者的重要性。

早川千繪以《七五計劃》在第75屆坎城影展榮獲金攝影機獎特別提及獎殊榮。(東方IC)

《七五計劃》以日本的高齡化社會為故事出發點,根據日本內閣府公布的「令和三年版高齡社會白書」顯示,截至2020年10月1日的高齡化率已達28.8%,為全球最高,平均10人中就有近3名年過65歲。

早川編寫劇本時,實際拜訪看護人員,她說:「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不少長者會把想早死掛在嘴邊,但並不是真的想死,多是因為寂寞、沒錢等理由,主要是心靈上的空虛,促使他們說出這些話。」她將長者的孤寂反映在劇本中,跨國團隊也很有共鳴,「儘管故事舞台是日本,但團隊成員都認為高齡化社會是各國必須正視的問題。」

磯村勇斗(右)在《七五計劃》飾演承辦「七五計劃」的公務人員,卻因遇上親戚申請而有了遲疑。(天馬行空提供)

主角磯村勇斗(右)角色情緒壓抑,他在片場積極與導演早川千繪(左)討論該如何詮釋。(天馬行空提供)

片中菲律賓移工瑪利亞一角,除寫實刻劃日本大量雇用外籍看護的現況,早川也希望能喚醒日本人的意識。「我印象中的菲律賓人與家人連結很緊密,在日本的菲律賓人彼此間也有著強烈的互助精神。反觀日本人則較冷淡,需要幫助的人也因不想添麻煩不敢開口,但我深信互助精神、人與人之間的羈絆曾存在,才會加入這個角色做為對照。」

菲律賓籍的史黛芬妮艾莉安飾演看護瑪利亞,導演早川千繪希望用該角色與日本人做對照。(天馬行空提供)

《十年日本》殺青後,監製是枝裕和曾向導演之一的早川表示「未來拍片需要建議,隨時找我」,但早川完成《七五計劃》時,是枝已飛往韓國拍攝《嬰兒轉運站》,直到今年2作品都入選坎城影展,早川才有機會將自己的首部長片介紹給是枝。

早川說:「我和是枝導演聊到,這2部作品在相同時代誕生,並且認知到相同的社會問題。《嬰兒轉運站》談的是嬰兒,《七五計劃》則聚焦高齡人士,但歸根結柢,我們都是在探討社會是否有資格去衡量一個人的存活價值。」

《嬰兒轉運站》導演是枝裕和(左)與早川千繪(右)在坎城影展互相欣賞作品,發現2部電影都提到相同的社會議題。(翻攝自是枝裕和Twitter)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