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柬埔寨西港園區工作的台幹H先生說,以往園區不歡迎詐騙集團也不會人口販運,禁賭後一夕全亂,詐團繳「保護費」給警察,工作環境惡劣,如今「天天都傳出死人!」

他回憶,二○一八、一九年西港生活環境、硬體落後,道路鋪水泥架上鋼條,坑坑洞洞,沒有柏油路,汽車都撐不久;園區每天都停電,要自備柴油發電機,打開水龍頭會流出鐵鏽味黃水,從猴子山旁抽湖水販賣,一車水可賣廿五美元。




他說,當時柬國想將西港打造成「小澳門」,發展博弈與觀光,西港變淘金地,顛峰時期有八十萬名大陸人、兩萬名台灣人,餐廳只要不太難吃都賺錢,博弈更好賺,園區大賺租金。他舉例,每間博弈公司三、四十人,要租辦公室及宿舍,他工作的園區有數十棟大樓,每棟樓共八五○坪,每坪租金五十美元,再加三個月押金,簽半年或一年約,租金可觀。

「那年頭大家都搞博弈,做詐騙會被排擠…」。他強調,公司互相監督不要搞「殺豬盤」(詐欺),也拒絕與詐團當鄰居,雖有詐團租透天厝當辦公室,但警察抓很嚴,從沒聽說人口販運,甚至活摘器官,「如果有這種事,大家早就腳底抹油跑路了!」

二○一九年當地新聞報導西港外海探勘、開採石油,不久政府宣布禁賭,想將西港轉型為「小杜拜」發展石油產業,他說,博弈被禁後,「有規矩、有錢賺的生活瞬間瓦解,非法事業進駐,睡醒就要交保護費」。

禁賭不久他就回台工作,外傳幫派、詐團與政府勾結,他感嘆,只是付錢在政府保護傘下做生意,現在環境太惡劣,聽在柬國的老同事說,當地新聞報導「每天都有死人」,他不可能再回去上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