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機制視效人才自己教 他曝產學落差的原因

【視效產業變革番外篇】

文|祁玲
林家齊希望做好培訓、建立機制,讓人才能為業界所用。(夢想動畫提供)

夢想動畫公司號召6家影像製作業者,在新北市汐止區建置一座占地160坪、舞台面積86坪的LED虛擬攝影棚,有專職團隊負責相關事務。夢想動畫創辦人林家齊也有計畫地培訓人才,傳授技術,讓業界人士更了解新技術。

林家齊說:「這些技術是目前市場上最值錢的,所以我們每年會開好幾期實習生班。參與課程的學生一部分會加入我們(公司),一部分投入相關產業,如此有助於在業界推廣,讓更多人了解。」

他表示,召募實習生有2個目的,一是公司持續研發新科技、技術和實驗,所需人才在現有市場找不到,「所以要透過很好的培訓機制去找到我們要的人,這是主因。」

其次,影像產業中,難免有對新技術不理解、不熟悉的人會擔心風險。夢想動畫訓練出來的年輕人,未來會進入製作、動畫或特效公司,有機會把技術和觀念擴散出去。林家齊也在高雄設立夢想方舟學院,以人才培訓為主,希望這些人才能為產業所用,打造健全生態系。

夢想動畫公司與6家影像製作業者在新北市汐止區建置一座占地160坪、舞台面積86坪的LED虛擬攝影棚。(記者劉鴻昌攝影)

林家齊以自身經驗表示,夢想動畫承接台劇《茶金》的特效工作,當時需要大量人力,便從實習生裡甄選適合人選,「發現相較於從外面找人來,此培訓方式的績效更好。」因為過去向外求才,有些人訓練完後卻發現自己不想從事這行業;但是會主動報名參加實習課程的人,本來就對影像工作有熱忱,不會半途而廢。

談到產業需求與教育體制的落差,林家齊不諱言,台灣教育制度僵化,他曾推薦優秀的技術人員到某大學教書,卻面臨很多體制內的問題,例如校方為了評鑑需求,希望教授動畫製作的講師要寫升等論文,「也許這規定對其他產業是好的,但是在動畫特效產業不能這樣(寫論文)去認定。」

此外,很多大學老師因校務繁忙,無暇進修;另一方面,有經驗的老師想加入體制卻有困難,導致學生不易學到新東西。林家齊說:「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們自己教,慢慢把人才培訓的工作做好,建立機制,最後訓練出來的學生都能為業界所用。」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