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棒球場缺失讓多名職棒球員受傷,本報追查發現,新竹市前市長林智堅任內偏好採用限制性招標,不僅棒球場採限制性招標,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資料顯示,新竹市府自二○一九年起,約三分之一工程採限制性招標;去年更達高峰,七一二件標案有三三六件採限制性標案(含契約變更案),占比近半,啟人疑竇。

新竹棒球場一開幕就出包,被揪出承包的巨佳營造及監造商艾奕康都不具球場專業施工經驗,特別是根據決標資料,棒球場標案評選時,四名外部委員竟有三人同時請假,充滿想像空間。




國民黨新竹市長參選人林耕仁指出,新竹市不少標案都是限制性招標,讓人質疑有「特定御用廠商」的問題,再多護航都無法扭轉施工品質不佳的事實。

民眾黨新竹市議員李國璋質疑,細節藏在合約裡,至今市府說不清是誰決定未驗收就啟用球場?為何沒球場經驗的廠商可監造及興建球場?

新竹市前議員鄭正宗在二○一八年曾表示,他當了廿五年議員,沒看過市府工程發包這麼愛用限制性招標,有些招標案底價居然跟決標金額一模一樣,他曾向政風處喊話「要不要查一查?」市府政風處回應,一切都依政府採購法公開評選辦理,底價與決標金額相同是議價的合理結果,沒有違法。

這次闖禍的新竹棒球場整建案,球場變更設計追加預算、工程專案管理與監造標也採限制性招標。二○一九年一月開工,且工程經費從最早的三點五億元一路增加到八點二五億元,之後再追加到十一點三億元。熟悉工程採購的官員表示,通常要追加工程預算,不能超過總經費的五成,否則要另啟新案、重新開標,新竹棒球場總金額是原價的三倍,確實很罕見。

竹市府工務處表示,棒球場原先決標的預算是八點二五億元,並非三點五億元,後來變更契約到十一點三億元,追加金額並未超過百分之五十,不必重新開標。至於採限制性招標,是考量工程的需要,找尋有技術專業的廠商來投標,並非限制或指定廠商投標。

工程界人士指出,限制性招標能上下其手的空間,主要是兩道關卡,包含工程主辦機關如何訂定底價及組成評選委員會;底價應符合行情,但也可能是特定廠商私下提供,議價三次只為了符合程序正義。評選委員會通常由機關代表占多數,暗藏操作空間,市府更應說明的關鍵是如何取得使用執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