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夫癌末「手腳被綁、下體流血」 廖輝英仍照顧最後一程:知道你很勇敢

文|吳妍
廖輝英(左)和先生(右)結婚40年,夫妻關係雖不睦,但日前先生罹癌,廖輝英仍盡心盡力照顧先生走完最後一程。(翻攝廖輝英臉書)

知名作家廖輝英和先生結婚40年,不過夫妻關係一直處不好,除了常激烈大吵、互丟東西,去年廖更自曝一直遭先生家暴,但對方不願離婚自己只好搬出去住。怎料才分居,先生就被診斷出癌末,近日廖輝英也在節目《新聞挖挖哇》中透露自己照顧先生最後一程的過程,除了先生全身水腫、下體流血讓人十分不忍,手腳還一度被綁起來以免他去拔鼻胃管,而廖輝英自己也因照顧病人暴瘦10多公斤,最後還對癌夫喊話「我知道你很勇敢」。

廖輝英日前在節目中表示,先生2年多前開始睡覺會一直喘氣,她當時已和先生分房,但都會前去查看也屢次規勸先生看醫生,但先生自己雖心裡有數仍抵死不從、認為「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後來這種情況仍持續發生,廖輝英直言,先生晚上睡覺很可怕,詢問對方要不要錄音給他聽?連自己也要靠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後來已經79歲的先生變成走路都會喘,每走5分鐘就要休息,某天起床後先生終於願意去看醫生,一到診所醫師就驚覺不妙,直言「聽不到先生的心跳聲」,建議趕快去大醫院檢查。

不過當時正值5月疫情最嚴重時,到大醫院急診後要驗PCR整個大塞車,好不容易進去急診又只有病人有床,護理師一個人要顧十幾個病人、因此要求一定要有家屬在場,但家屬只有一張椅子無法睡覺休息。而由於當時兒子確診、女兒有嬰兒要顧,廖輝英只好親自照顧先生,起初整夜沒睡,隔一天晚上又照顧到12點,終於等到半夜2點才有病房。

住院後,先生被診斷出肺腺癌4期,且有十幾公分大的腫瘤已壓迫到心臟,不治療的話只有3-6個月可以活,並且評估要做放療17次,療程要價幾百萬元。不過當時先生一度振奮起來,欲積極接受治療。

廖輝英稱,當時50多公斤的自己,要推著80多公斤、全身水腫的先生的病床移動去接受放療其實很辛苦,且先生全身雖然也都被打針打遍,不過嘴巴仍不改酸言酸語本性,更不願包尿布、堅持一定要走去上廁所,連兒女買了想吃的東西來,先生也常因沒胃口一口都沒吃。

廖輝英更透露,先生時常在半夜醒來就把燈全打開,並叫自己「護士」要自己起床,騙說已經早上了,不過因為先生是病人,廖輝英也不忍苛責。住院2個多禮拜後,先生就已經走不動,甚至屢次在廁所摔倒,還會把廁所弄得亂七八糟讓廖輝英得全部清洗,某次摔倒,廖還被壓在先生下面。

後來,院方建議請專業看護,怎料請了看護第5天,先生就接到病危通知,更發簡訊要他們去醫院救他,直呼其他病床很多人都走了。廖輝英趕到醫院後,先生已經是昏迷並戴上氧氣罩的狀態,對此景象,兒女只能在病床旁不斷對爸爸說話、唱歌,女兒也不禁大哭。

廖輝英透露,其實先生最後真的很可憐,不僅手腳被綁起來、以免他去拔鼻胃管,身體裡的水排不出來,下體也一直流血,大概是腸子撐得太繃所以破口,身體旁邊好幾個袋子都在裝水跟裝血。

因此最後廖輝英也對先生說「我知道你很勇敢」,住院後都沒喊痛,但如果先生知道死神在旁邊,乾脆走了也好,不然家人也心如刀割。原先廖輝英看先生心電圖還算穩定,想說休息一下再起來,叮囑先生要等她再走,沒想到自己因為太累昏倒16分鐘,起來後先生就已經走了,距被發出病危僅過2、3天,廖輝英也稱,先生是「支開我,他自己走」。

對於先生罹癌,廖輝英表示,她其實已經知道先生會離開,只是沒想到那麼快,最後這些日子其實很心疼老公,不過自己也已經盡心盡力照顧,更為此暴瘦10多公斤。廖輝英的經歷,也讓全場來賓為之動容。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