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下)】理想與現實磨合 蔡淑臻學會放飛自我妥協

文|王雅蘭    攝影|林弘斌
蔡淑臻嚮往自由,出道多年後卻跨入幕後繁瑣工作,還為了想改善的事情選了社區主委,因為她發現如果沒人做她在乎的事情,不如就自己做吧。

5年前蔡淑臻收到導演賴孟傑想拍《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的訊息,她因此參與劇集的主創團隊,那段時間前後,卻也正面臨肌筋膜疼痛症候群的困擾。痛起來坐立難安的她,不能運動,走路走得遠了也不行,有時候萬念俱灰,感情世界和生活都受到衝擊,自復健、拍戲到戲播出的這幾年,她自己也改變不少。

「我比較懂得放過自己了。」這個感慨,剛好呼應了《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角心境,小劉醫師和大多數醫護人員最初都有祟高理想,但現實挫折一點一點摧折了他們的堅持,總是要在理想與現實間慢慢磨合,有時候也要懂得放自己一馬。

私底下,蔡淑臻受到怎樣的挫折,才決定放過自己?

「以前看待自己很嚴苛,模特兒受的訓練,那個心靈控制影響我們很深,一定要在最佳狀態才能去工作,不達標準是會看不起自己的。現在,看到我腰上的肉肉…你知道我現在坐在椅子上,那個屁股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站的時候會感覺到那個臀線,還有穿內衣時肉從旁邊擠出來…這些改變其實很折磨我的!」

5年前蔡淑臻正面臨肌筋膜疼痛症候群的困擾。痛起來坐立難安的她,不能運動,走路走得遠了也不行。

蔡淑臻在《村》劇的床戲展現了姣好身材,但她其實是不滿意的,因為生病這幾年,工作減產、不能運動也沒自信,很無奈但是也沒辦法。本來困住哪兒也去不了的苦,只是自己承受,後來疫情肆虐這2年,發現大家全苦在一起了,那種感覺,竟然是有點獲得療癒!

「我現在放飛自我,哈,妥協了!」就像小劉醫師一樣與世界和解,以前飲食節制的蔡淑臻,現在也懂偶爾亂吃亂喝,不然沒有生活樂趣。人生嘛,不要給自己太多框架,努力過了,就不要強求。

「我現在只能做點瑜伽,等病痛完全好了,就可以好好運動了!」一直在慢慢的復健中,令她非常開心,因為不遠的將來就能完全治好。

經過這幾年到現在,蔡淑臻樂觀看待人生,《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結局也帶著正向希望,想讓觀眾看完戲會想當能救人的醫生,也給醫護打打氣。因為事在人為,就算大環境再壞,每個人靠一己之力慢慢堅持,總是會有作用的。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