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1951全面追緝》選摘 五之四

作者|王駿 繪圖|米承鶴

1950年春,台北情勢飄搖,美國社論、新聞不斷揭露國民政府軍購、人事弊案。強人總統追查源頭,發現空軍駐美辦事處主任毛邦初,對參謀總長周至柔兼任空軍總司令心懷不滿,藉美方輿論打擊報復。強人總統派遣底下良兵強將與駐美私人代表俞國華,以司法和調查委員會兩種手段圍剿毛邦初,掀起巨大風波。

顧維鈞聽了韓朝宗牢騷話,點點頭,沒往下接碴,轉頭問毛邦初道:「毛主任有話要講?」

詎料,毛邦初搖搖頭,下巴往向惟萱一點,張口言道:「向上校有話要說,他先說。他說完,我再說。」

向惟萱慢條斯理,若有所思,想了想,這才開口。一開口,就咬文嚼字,所講話語,全是公文辭句:「民國三十八年間,有商人名宗凌者,向國防部兜售無線電二十五台。當其時,總統府少將參軍皮宗敢,修書一封,致世界貿易公司,信中叮囑該公司,支付美金四千九百元,予商人宗凌,以購買該批無線電設備。經查證,該筆交易總價,超越即時市場價格,溢價額度逾兩千美元。」

向惟萱以口代筆,講了這一套文謅謅話語,講完,從身前桌面上公文夾裡,掏出一封信,逐字朗讀。這信,就是皮宗敢寫給世界貿易公司,要求該公司付款四千九百美元,予商人宗凌。顯然,今日毛邦初與向惟萱有備來,事前妥善籌劃,準備書面黑材料,打算一槓子敲死皮宗敢。

向惟萱唸這信之際,顧維鈞審視在場諸人,大使館譚紹華、王守競、曾慶瀾一副置身事外模樣,立馬高山,俯視山下兩軍搏命廝殺;韓朝宗則嘴角微微略帶笑意,樂見毛、向猛砍皮宗敢。而苦主皮宗敢,則是眉頭深鎖,眼神忿懣,氣虎虎等著出招回擊。

向惟萱才讀完那封信,毛邦初接著就發聲,接續轟擊︰「各位,都聽到了吧?都明白了吧?皮將軍涉世未深,不知軍品採購這行業裡,豺狼虎豹為患,鬼魅魍魎當道。剛才向上校所言,並不是指控皮將軍操守,而是強調皮將軍經驗不足,易為人所矇騙。皮將軍這件事情作得孟浪,無論就行政規定、軍法條款,都應受責罰。如今,不但沒受責罰,反而派到華府來,接收三軍採購業務。這樣一搞,不是外行領導內行,那是什麼?」

這話才說完,韓朝宗接碴道︰「向上校要不說,我都忘了這件事。沒錯,的的確確,宗凌是個騙子,華府軍購圈子裡,大家都知道,這人是個江湖術士,能說會道,三寸不爛之舌,唬得外行一愣一愣,上了他圈套。我奉公守法,上頭要我移交,我就移交。可是,要我把陸軍軍品採購業務,移交給一個門外漢,實在讓我痛心。」

這會,開了不到二十分鐘,三下兩下,就搞得氣氛空前緊張。主持人顧維鈞看在眼裡,曉得今日很難善了。他是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出身,又是政壇老江湖,碰到這局面,沒得說的,就拿法庭審案那套手法對應。他當毛邦初、向惟萱是原告,皮宗敢是被告。如今,原告炮擊完畢,該被告辯駁。

韓朝宗講完,毛邦初還打算再攻,卻為顧維鈞揮揮手止住。顧維鈞轉而朝皮宗敢道︰「皮將軍,今天會議主題是合併各軍種採購單位,另行成立聯合採購委員會。適才他們發言,與會議主旨無關。不過,他們對你提出指責,涉及人身攻擊,現在,我給你機會,讓你答辯。」

皮宗敢另闢蹊徑,繞過該項無線電設備採購過程、致世界貿易公司函件,單就後續處置,為己辯護。他衝著毛邦初、向惟萱、韓朝宗道︰「你們講的這一套又一套,都是天寶遺事,都是舊話老故事。當初,外頭告我狀的還少了?署名的,匿名的,口頭的,寫信的,多少人都告過我。這事情,上頭早就查清楚了,也還了我清白。若我真有問題,早就撤職查辦,今天也輪不到我,到華府來接收各位採購業務。」

「另外附帶一提,凡是重大指控,總統都曉得,都重視,都會指示查辦。這一年多以來,有人嚴詞指控周參謀總長四大罪狀,汽油案、雷達案、戰機案、匯款案,我明白告訴各位,上頭全查清楚了,空軍政治部還出具書面證明,還了周總長清白。往下,要再有這種指控,就是無事生非,故意攪局。」

這話說完,顧維鈞趕緊抓住瞬間空檔,立即插話道︰「剛才幾位對皮將軍指控,情節嚴重,茲事體大。如果真要追究此事,應當另尋法律途徑。這件事情,不是今天這會議宗旨,因而,我請大家節制情緒,拉回敘事主軸,只討論裁撤現有採購單位、另外成立聯合採購委員會之事。政府設官分職,大家都是替政府工作,各有所司,眾人都應依法辦事,涇渭分明,不應把其他事情,扯進今天會議主題。」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