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地方神明需要愛!想當神得先會做人 日常系奇幻小品《朱千歲與虎爺公的日常》

(鏡文學提供)

身兼應天宮主委的書店老闆陳福林,看似是個平凡無奇的中年大叔,但他實際的真身卻是年輕俊俏的神祇──朱府王爺朱千歲。亦人亦神的他不但要處理瑣碎的凡間廟務,也得分身做好神明職責,到殿上聆聽信徒的祈求,不時還要與渾身肌肉但平日化身為貓的虎爺們斬妖除魔、一起鎮守著寧尾水鎮的安全。

在一次調查魔神事件時,朱千歲因一時的疏忽,意外害死了徐笙詢的父母,天庭一方面降下懲處限制朱千歲的神力和兵馬,一方面也命他以監護人的名義負起責任,收養這個失去雙親的十六歲少年。從此朱千歲與虎爺們的日常又多了一份新任務──當保姆?

於是除了維護地方安寧,朱千歲也得摸索與男孩相處的分際,時不時面對自己愧對的心結。然而就在徐笙詢來到鎮上之後,原本消匿的魔神卻又猛然現蹤,成串的意外事件更直指寧尾水鎮,而朱千歲前世的死亡之謎竟然是其中的重要關鍵?時人時神的日子靜好而繁忙,少年、虎爺與神明之間,又會譜出怎麼樣的日常?

陳福林手上的早餐還有一大半,現在時早上七點,他也得準備下樓開門營業,不過今天倒是想好好地專心吃完早餐再上工,桌上那隻被摸得舒爽的三花貓緩緩地起身,改由端正地坐姿,面對著還在悠閒吃早餐的他。

「都七點了,你還不下來開店?」那隻三花貓突然出聲說話,帶著令人意想不到的低沉嗓音問道。

「文昌帝君一早就來通報,他檢查過鎮上的所有孩子們書包,今天的課程只要帶剪刀跟膠水就好,不需要提早開店,他們都不缺。」陳福林一副早就習慣自家貓會說話的樣子悠閒吃著。

「至少中午前要回朱府一趟吧?今天初一,是志工們誦經的日子,你好歹也露臉聽個一小時,不為過吧?」三花貓皺眉,表情生動地宛如人類一般。

「昨晚有抽籤,這次輪到後殿的觀音佛祖聽啦!我今天中午再打卡上工就好。」陳福林依然不為所動,看著面前的三花貓眉頭越皺越緊,他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奶茶之後才說:「日炤啊──你能不能別老是這麼嚴肅?看看剛才被笙詢這樣摸來摸去,很舒爽的樣子,我都沒看過你露出這種表情。」

「那是因為你叮嚀過要善待他!我才配合。」三花貓弓起背怒喝著,陳福林看著這隻可愛清秀的貓卻發出凶狠的低沉嗓音,覺得反差太大忍不住低頭輕笑。

「王爺公,我在跟你說正經事。」日炤看他的反應更加不悅,這聲警告頗有倒數的意味。

「是是是!我等一下十點就會分靈回府,今天書局要進貨盤點,我總要忙一下這邊的工作吧?」陳福林很無奈地看他一眼,一人一貓就這麼互相對峙許久,最終退讓的還是那隻貓。

「算了!我先回朱府看看狀況,十點記得分靈回來,工讀生中午來上工之後,你必須連人帶靈回來。」仍為貓樣的日炤低頭舔了舔自己的前腳後,縱身一跳迅速從一隻三花貓的模樣,變化成一個身高目測有一八五、渾身結實肌肉、身著鐵灰戰袍模樣的成年男子,讓人無法忽視的是他臉頰上的虎斑與後腰的白黑相間的尾巴,手裡還抓著一把長槍,儼然是古書上才會有的神靈妖物。

在陳家他是一隻看起來無害的三花公貓,在寧尾水鎮上的「朱府千歲,應天宮」裡,他則是主神尊朱千歲桌下的虎爺,普通凡人是看不到他這樣的狀態,多年前隔壁鎮的專職泥塑老爺爺還為他雕塑全新的虎爺模樣,經過廟方請示,這尊虎爺是被安排在朱千歲面前的神桌右側,日日擺放生雞蛋作為供奉。

對於鎮上的居民來說,朱千歲與這尊虎爺可說是最佳的伙伴,各種奇特的神蹟均被記載於寧尾水鎮古誌上,其中以朱千歲降服千年白虎精最為聞名,而他就是那隻當事虎精,如今通過修練成為具由神職的天虎。

至於這麼一個器宇不凡的虎爺公,為何要化成一隻三花毛色的公貓,隱身在陳福林家裡呢?這件事就與陳福林完全脫不了關係了。

對此景習以為常的陳福林,手中的饅頭夾蛋只剩幾口,化為人樣的日炤虎爺已經不見蹤影,他身旁的老電風扇正賣力地運轉吹風著,雖然已經是九月氣候卻仍舊熱得讓人發汗,只好彎身將運轉強度調到最大。

已無其他人的餐桌前,他吃完了手中的早餐後,抹抹嘴無聲地嘆口氣。

「唉──我這個千歲王爺公可是鎮上居民最尊敬的人哎!居然被自己的屬下訓話,我真可憐喔……」

七點二十分,陳福林比起平時還要晚一些才將書局鐵門推上,店內的電燈都沒還開,就有幾個小學五、六年級的男孩想鑽進去,他連忙阻止並帶著嚴厲的口吻說:「我下午三點半後才賣玩具跟抽抽樂,你們快給我去上學。」

「陳叔叔,你這樣生意怎麼能維持啊?」其中一名小男孩不怎麼開心地喊道。

「我就是可以維持,你們管我喔?快去上學。」陳福林毫不客氣地將他們驅趕走之後,遍慣例在門口灑水替店門的盆栽澆花,期間有幾個出門買菜的鄰居路過,也不忘與他們打招呼、聯絡感情,緊接著就是進店裡打掃、拖地、噴點空氣芳香劑讓店內帶著森林香氣,這段時間通常沒什麼客人,他便會扭開藏在櫃臺底下的老收音機,聽著廣播電臺偶爾隨著播送的歌曲哼哼唱唱。

一直到上午九點,與他約定好的廠商駕著一台小貨車前來,是一名年約三十的男性,捧著一本帳本跟著他在這二十五坪大的書局內穿梭,補充文具用品、退掉滯銷的商品並按月結算,這間書局已經在寧尾水鎮上開業長達二十多年,除了販售文具用品,為了配合這沿海小鎮的消費習慣,也會進一些生活用品,例如洗髮精、沐浴乳、洗面乳、洗衣精……等等,店門口則是最熱銷的零食玩具區。

不甘寂寞的陳老闆總會跟來訪的人聊個幾句,才會甘願放人走,等到例行的工作告一段落,已經是接近上午十點。

此時的陳福林正坐在櫃臺前,拿著充電小風扇吹著自己的臉龐,試圖驅走悶熱濕黏感,並跟著廣播電臺播送的一首九零年代的流行歌曲哼哼唱唱,十分愜意。

──王爺公,都快十點了!你什麼時候回朱府開會?

這聲熟悉的低沉嗓音打斷了他的興致,對方的語氣帶著幾分怒氣。

──快了快了!我五分鐘後到。

他閉著眼手裡仍然抓著小風扇,心裡默默地這麼說道。

──請準時到場,所有人都在等你。

陳福林聽著對方的催促,又無聲地嘆口氣,他才剛快活不到幾分鐘,怎麼事情接連不斷地來呢?

──好、好、好!我這就來。

陳福林坐在櫃臺旁,面部表情相當鎮定,心裡相當煩躁,從某處傳來的聲音不曾停過,他無奈之下彷彿禪定一般,一個深呼吸後,從陳福林的肉體竄出了一個與他年紀不同、穿著藏青色西裝打扮、年紀三十左右的年輕男性,長及肩膀的頭髮,全被他束在腦後,身軀有些半透明,看起來就不是活人樣卻也不是一般認知的鬼魂。

他像是獲得解脫似地,站在陳福林的肉體旁活動筋骨,這時仍舊在原位上的陳福林則像是空殼子一般,端正姿勢動也不動,他轉過身面向這副肉體,舉起右手探出食指與中指在他的面前比劃好幾下,原本動也不動的陳福林開始眨眨眼,並望向他。

「王爺公,有何指示?」那聲音與陳福林平時無意,只不過語氣多了幾分尊敬。

「喔?今天是後殿的虎爺嗎?我中午就會回來,這段時間由你來看店,有任何鎮上的異狀隨時回報。」

「是,也請王爺公盡快回府,所有的神尊都在等你開會。」

「知道啦!你們每一個都催催催,搞得我都緊張了起來。」他又是一個長嘆,眼看時間緊迫也就不多逗留,轉身卻是往書局的後門走去,那裡是專門囤放備品的小倉庫,但是某些時候對他來說是往返朱府千歲的捷徑。

他關上門後,在這黑暗無光的空間不斷地往前走,終於在前方見到光源處,循著光踏上階梯後,他來到了位於寧尾水鎮中心的「朱府千歲應天宮」牌樓面前。

今天天氣好,仰頭可以看到大片的藍天,因為靠海的關係從廟埕的位置望去,還能看見右方一片大海,今天是農曆八月初一,鬼門昨晚剛關,一干神兵神將也配合各方的神尊忙碌一會兒,才將所有的鬼魂送回地府。

緊接著,就是朱府千歲每個月初一、十五慣例的誦經日子,對他來說也是每半個月一次的例行會議,除了寧尾水鎮大大小小的事情,還得跟其他縣市配合跨境的案件,囊括的業務範圍相當廣泛,從感情問題、親情問題、事業、尋人甚至是人間界的重大刑案,只要民眾上前參香求助,只要在合理的範圍內一般不會拒絕,也因此他們事項之繁雜,一場會議開下來往往需要兩個小時。

他只要一想到必須這麼耗時,就不禁嘆口氣。

(鏡文學提供)

《朱千歲與虎爺公的日常》電子書上市>>> http://moo.im/a/9arzSW

《朱千歲與虎爺公的日常》鏡文學官網搶先閱讀>>> https://bit.ly/3FkGaZw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