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上)】朱延平的聽話與隨緣哲學

文|王雅蘭    攝影|劉鴻昌
80、90年代的影壇除了新電影,還有朱延平的喜劇片,他拍了上百部片散播溫暖歡笑,幫台灣電影做了很多事。

台北電影節今年的卓越貢獻獎頒給朱延平導演,肯定他對台灣電影、電影人的付出與提攜,他在上世紀撐起台灣商業電影半邊天,作品票房累積最高,後來推動兩岸三地電影人交流,讓台灣創作者獲得可貴的經驗傳承,造福台灣。

很多人成長記憶裡都有朱延平電影的歡笑,其實只要有他在的場合人人都笑口大開,感受到樂觀帶來的強大力量。

朱延平是天生樂觀幽默的人,大學時期從臨演開始踏進導演工作,人生和電影密不可分,他前半輩子的風格是「聽話」,因為當年他和許不了被黑道壓著拍片,要在槍口下生存,只有聽話乖乖拍。朱延平說:「許不了就是不聽話,老是想逃跑,就被打嗎啡,唉!5年人就沒了。」

當年朱延平(右)和許不了(左)被黑道壓著拍片,要在槍口下生存,只有聽話乖乖拍。(朱延平提供)

後半輩子朱延平奉行的原則是「隨緣」。他看著許多電影歷史在眼前發生,最大感想是:「每部影片都有它的命,勉強不來。」例如瘋狂賣座的《新烏龍院》,朱延平在連續兩天內看到郝劭文拍的廣告、釋小龍隨少林團來台打拳,很快的簽下兩人拍片,賣座彷彿是天註定。

拍過許許多多大明星,「要擁有什麼特質才能紅」的答案,朱延平給了兩個字:「運氣!」但他也舉吳奇隆星運起起落落為例,「吳奇隆說小燕姐曾叮囑過他,幹這行高高低低,高處時不要驕傲,低處時不要沮喪,幹就對了!」吳奇隆靠著善良和努力,拚出了上市公司老闆的好成績。

會成為台灣喜劇片代表人物,朱延平身體力行的是溫暖、歡樂、有希望的生活,喜歡的電影也是《親親小媽》《幸福綠皮書》這種鼓舞人心的,在他自嘲「朱隨便」的不計較人生裡,唯一耿耿於懷的,是《異域》在金馬獎的全軍覆沒!「這部是我真的想拍、也拍得很好的一部,但當時很多人討厭我、罵我都拍爛片,害到了這部片。」

劉德華(左)演朱延平(右)的《異域》,看完片卻對朱導有點意見。(朱延平提供)

當年劉德華看《異域》發現自己變男配角,對朱延平不太諒解,朱導嘆口氣說:「這我有點私心,請他幫庹宗華抬轎,還是希望捧台灣明星嘛。」

有趣的是,耿耿於懷的朱延平,多年後當了金馬獎的上層單位電影基金會董事長,卻決定基金會少干涉、給了金馬獎專業上的很大自由度,這十幾年來幫金馬獎擋了不少壓力,在紛擾不休的台灣影壇,這樣的胸懷和大器簡直絕無僅有。

台灣在新電影浪潮激盪發展後,有好多年電影市場跌到谷底,電影人紛紛出走另尋謀生之道,朱延平曾經出錢出力主導導演協會多年,維繫台灣電影人才的新舊傳承,他認為台灣電影應該不問商業片或藝術片,人各有所長,各自努力拍就對了。

72歲的朱延平現在只監製不導演,笑說不出鋒頭就不會被罵了吧?這個年紀要在乎的是自己和朋友、家人每天都開心幸福,他的記憶力超強,許多前塵往事都能化做笑語分享,真是影壇一寶。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