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圍城心聲9】封城封不住情欲 出關後要大幹一場

文|王思涵
民眾得在由鐵網架封鎖的小區內進行PCR。(翻攝自推特)

台灣政論節目有一句名言「不要相信共產黨」,浦東、浦西輪流封城的消息出來,已經晚上8、9點,我立馬穿上外套,下樓到便利商店,麵包什麼的就買了人民幣好幾百元。接下來每天,我都花好幾百元到處採買。我應該超過7、8年不曾進超市買這麼多東西,全靠網購,但3月零星封城,物流已吃緊,封城倒數2天,我加緊一天出門採買好幾趟,鄰居都覺得我很誇張。

我在世博那年來上海,已經12年了。之前言論還算開放一點,大約2018年開始,大家講到一些敏感話題,就會開飛航模式,避免被監聽。生活在這裡,就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會壓到你的底線,但不論發生什麼,很快就被(政府)控制住,或是隔天被另外一件不重要的新聞蓋過,然而現在不管哪一個明星劈腿、離婚、戀愛,都不會蓋過對封城議題的討論了,因為大家的憤怒跟無力感,已經超越害怕。就算很多消息被刪除,也有很多人會接力轉發。

朋友說,這是一個關於2,500萬人被隔離的故事;我說,應該是發生在一座城市,2,500萬個被隔離的故事。每個人的小區、工作單位不同,有的人已經封了一個半月,有的人可能到商場買一杯星巴克,突然就走不出去。我雖然物資充足,但先前訂的衛生紙,一個多月還沒來,我養貓過敏嚴重,加上男生嘛,衛生紙用量多,還好最後靠親戚加價叫了快遞送來給我。

 

欲求難解 網路約伴打嘴炮

可樂現在不是奢侈品嗎?但團可樂(團購)跟買可樂(make love 英文諧音)一樣重要。封城傳出一些情欲的消息:像是有人拍到一男一女在方艙同床,你儂我儂;或者女生想換物資,就跟大白勾搭;還有以前大家可能兔子不吃窩邊草,現在只能找同棟。我們小區是沒有帥哥啦,我只能死了這條心。以前可能忙工作,或還有別的對象,情欲有個出口。現在關在家裡,沒事幹,只能靠交友軟體,跟一些「買可樂」的備選互相打嘴炮,說大家出關之後要大幹一場之類的。

中國政府運來大量鐵網架封鎖小區。(翻攝自推特)

封城以來,做移民的朋友忙瘋了,新加坡對中國人的移民門檻從新加坡幣300萬元調高到2千萬元(約新台幣4.27億元),那時的熱搜詞都是:「移民哪裡好?」

我喜歡上海,2個月前,我才跟房東簽了5年合約,之後狀況會怎樣,沒人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離開,只知道:我已經習慣上海的生活,清明節想吃清團(艾草糰子),中秋想吃鮮肉月餅,我也能用上海話說色色的話了。

我可以理解這次封城,為什麼一些上海人那麼憤慨。但很多台灣人反而沒那麼憤慨。因為咱感覺這嘸是家己故鄉,無論發生什麼代誌,咱攏能轉去台灣。(防監聽,轉換為台語)

蔡先生 42歲 靜安區 時尚設計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