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離婚2年愛情回來了 米可白甜蜜挽建築小開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4/22 16:08 趁著工作空檔,米可白與男友在暢貨中心逛好逛滿,對於這段新戀情她相當珍視,而且把握時間經營。

米可白2019年離婚後,專心在演戲與毛小孩、家族餅業之中。不過日前傳出她交了新歡,據查,對方姓杜而且是個建築業的小開來著,傳說偶爾還會幫忙遛狗,日常生活對她相當貼心。本刊直擊米可白南下拍戲前,與小開男友在暢貨中心親暱勾手約會,雖然時光稍縱即逝,最後啥都沒買,一切也感覺依舊甜蜜。

2年前,本刊直擊米可白(本名趙亦瑄)在婚變疑雲下的單身日常生活,結果她知道自己被跟拍,馬上搶先在臉書坦承已經跟「尾牙大王」前夫謝銘杰離婚1年多;等於其實她早在2019年離婚,只是期間被媒體問到時一直含糊其詞、顧左右而言他,所以一直沒有正式對外宣布。

當初謝銘杰在臉書聲明,自己跟前妻米可白是和平分開。

 

新歡忙工作 等半小時

沒想到日前有讀者向本刊爆料,米可白恢單之後再交了新的男友,可見她就算婚姻曾經失敗一次,也沒有放棄愛情;兩人趁著米可白的工作空檔約會,而且據說新男友對她很體貼,照顧得無微不至,甚至連她親愛的毛小孩也一起疼惜。

4月22日下午2點多,米可白離開家上了一輛白色舊款奧迪名車,然後從台北一路駛到桃園某個建案。米可白的駕駛停好車後終於現身,只見他戴著眼鏡、穿著打扮頗為正經八百,還拿著公事包包,獨自一人進到接待中心。

4/22 14:18 米可白從家中出門,滑了一會兒手機之後,就有一輛白色轎車來接。

14:20 傳出米可白最近有新戀情,而且出入都有人專門接送,跟拍之下發現果然如此。

15:58 米可白的新歡現身,看來頗為正經八百,據傳是個建築業的小開。

看來該名男子短暫處理公務,所以米可白沒有下車,等啊等的將近半小時過去,2人才又再度合體,然後到了一間知名的暢貨中心;此時已是下午4點左右了。如此貼心接送、等待並且抓緊時間相處,可見該名男子應就是傳說中米可白的新男友無誤。

16:21 逛街時米可白一直瞄準國際精品,男友則是隨侍在側,雖然最後並沒有戰利品。

下了車後,米可白與男友切換約會模式,女人勾著男人的手臂,開始在賣場閒逛,一刻都沒想分開;偶爾進到店裡後會暫時分開行動,但還是速速黏回彼此。兩個小時之內,米可白踩點了Balenciaga、 YSL、Gucci、BV、Prada等等,瞄準的都是國際精品。

18:31 米可白逛完街後將南下工作,兩人走去牽車,由男友載她到高鐵站。

 

奔赴精品店 只逛沒買

到了晚上6點,米可白與男友似乎逛累了,於是上2樓美食街喝飲料歇息,然後到了6點半出發前往桃園高鐵站;由於米可白在離開家之前特別發了家中毛小孩的照片,寫著「媽媽要去拍戲了」,還幫狗狗設計對白:「我要乖乖。」可見她在高鐵站與男友解散之後,準備南下拍戲。

雖然米可白在IG跟狗狗道別時說是要去工作,但其實還有談戀愛的行程。(翻攝自米可白IG)

如此看來米可白離開家之後,不僅「要去拍戲了」,也不忘與男友趁機離別依依一番,果然就如本刊讀者線報所說,離婚2年多後交了新歡,而且進一步調查得知該名男友姓杜,是個建築業的小開,也難怪方才約會之前,米可白的男友會到建案的接待中心先辦公了。

約會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21日下午1點半左右,米可白同樣從家中出門,先上便利商店買杯咖啡,再去洗髮兼剪髮,接著搭計程車到了忠孝復興站附近的百貨公司,同樣也是逛街、瞄準國際精品LV,逛了一逛又搭計程車到信義區的百貨公司,然後同樣逛街、改換瞄準BV。

4/21 14:23 沒有工作的這天,米可白先跑去便利商店買咖啡,再去整理頭髮。

最後米可白同樣啥也沒買就離開,搭著女性友人的黑色賓士回家;只是她似乎已經發現被跟拍,特地在IG發文寫道:「今天出門剪頭髮又去百貨公司買禮物要送人~在外頭待了1、2小時後什麼都沒買就回家了…就怕偷拍我的記者弟弟~太辛苦。」

14:31 接著她搭計程車去百貨公司逛街,鎖定精品進行挑選。

 

離婚初始時 不稱前夫

不僅如此,米可白還說:「我已經在家乖乖洗衣服跟追劇~我的生活很簡單沒什麼有趣的內容,再麻煩媒體大哥大姐怎麼報導都好,但請別把我家建案名稱打出來~」也就是說4月21日這天,米可白已知道被跟拍,然後4月22日直接大方約會,轉個彎想也等於生活完全不受影響,然後沒打算隱瞞該名男友的存在。

14:41 米可白進了LV店晃晃看看,但什麼也沒買。

15:09 就算休假,米可白依然非常忙碌,行程滿滿又到另間百貨公司挑貨。

15:43 逛街行程結束,米可白上了女性友人的車,然後啟程回家。

16:08 回到家後,米可白已經發現跟拍,還上IG發文說明自己行程。

回到去年11月時,與米可白合演《一個屋簷下》的周孝安對外曾經洩露口風,說2人下戲時曾經聊及私事,當時周孝安問米可白關於婚姻的想法,結果氣氛一陣尷尬,追問之下才得知她已有離婚念頭,只好轉而關心、安慰她。

米可白(左)2019年結束第一段婚姻,而且跟前夫「尾牙大王」謝銘杰(右)依然維持良好關係。(翻攝自趙亦瑄臉書)

其實離婚還不久時,米可白坦承仍然無法用「前夫」稱呼謝銘杰,認為他更像自己的老師、摯友與知己,並說他是「四寶的爸爸」。不過事實上,變成夫妻之後,他們愈生活在一起,愈發現彼此沒有交集,根本各過各的,對於生小孩的時間表不合拍,加上周遭環境、生活作息與種種價值觀的差異,導致夫妻關係變質,於是宣稱理性決定分開。

由於米可白(中)與前夫謝銘杰(右)的生活差異太大,導致婚姻關係最後生變。(東方IC)

 

愛犬當小孩 潤滑關係

只是分開歸分開,直到去年底,依然有米可白與前夫謝銘杰密切來往的消息,米可白透露兩人每天依然會視訊、講電話,甚至逢年過節還會跟對方的家人聚餐,身邊朋友對此感到不可思議;米可白解釋:「他也是我老闆,我經紀公司是他開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密,沒有交惡。」

據說米可白(左)的媽媽(右)其實很喜歡她的前夫謝銘杰,但兩人最後還是離婚。(翻攝自米可白IG)

謝銘杰接受訪問時更說:「她(米可白)的新家我也有去看過,我們會互相過去對方房子住。」於是外界一度以為米可白很有可能會跟前夫謝銘杰復合,尤其兩人愛狗愛到當作自己小孩在疼,成了最佳的潤滑劑。

之前「米可白」有次出席活動,名字被新北市長侯友宜當作狗的名字;近來更因家中狗叫聲引來鄰居大作文章,但也影響不了毛小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有無贍養費 仍是個謎

對於跟謝銘杰破局的原因,米可白如此解析:「我們都想要生小孩,相處時間太少,他也忙我也忙,我們沒有爭吵、沒有第三者,感覺變淡了,有試著恢復感情,但相愛容易相處難。」那時她也想到謝銘杰是家中獨子,而且又四十多歲,「如果不適合不要耽誤、浪費對方時間,希望他有另一半陪他走下去,那我們就分開。」

米可白(中)戲約不斷,最近透露拍戲空檔曾聽到有人唱衰她離婚不一定拿得到贍養費。左為孫鵬、右為臧芮軒。

加上如今她已有了小開新歡,所以照理前夫就已慢慢淡出她的生活;至於謝銘杰被問有沒另交女友?他則不願多談。傳言米可白忙著工作之時,家中毛小孩已換小開男友幫忙照看,有什麼事也不再勞煩前夫打理了。

之前本刊拍到米可白跟前夫謝銘杰雖然離婚,但是互動依然密切,男方還會接送女方,也傳說會幫忙照顧毛小孩。

只是近來兩人之間有沒有「贍養費」也成為一大話題。米可白上節目時自曝,有次在拍戲換場時,在廁所聽到外面有女演員向副導抱怨很累、需要休息,「要米可白先去拍」,然後脫口:「米可白最需要賺錢,畢竟她現在結婚,也難保說有一天離婚,拿不到贍養費。」結果一字一句聽在她的耳裡很不舒服,委曲到回家暴哭。

近來米可白因為養狗問題,與鄰居之間鬧得並不愉快,讓她上網分享相關細節,獲得不少同情。(翻攝自米可白IG)

之前米可白被問到關於贍養費的相關問題,確實也是一臉尷尬,不過如今她的身邊有了建築業的小開新歡,至少暫時不需因為旁人冷言冷語而煩心了。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