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對前少將韓豫平特赦案引爆法界不滿,更提醒各界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中早針對現行法制缺失有所討論,相關修法不是被擱置、就是研議中;另一方面,這幾年大法官有多號解釋造成實務上困擾,原本想解決法院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統一法律見解的最高法院大法庭,如今引爆司法體系內砲聲隆隆,讓蔡總統的司改,更加難堪。




貪汙案件的治罪法條罰則極重,執法結果卻落差不小,常不符國民的法律情感,進一步傷害司法威信;蔡英文總統在二○一七年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曾決議修法,法務部早已提出刑法瀆職罪章增訂「影響力交易罪」、「長期餽贈」罪等修法草案,但草案進入行政院後至今沒有下文。

另一方面,公務員虛報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等補助,究竟該算是刑法普通詐欺還是以貪汙罪論處,原本全國各地檢署就出現不同見解,多數地檢署採普通詐欺、許多人獲緩起訴;但也有部分地檢署採貪汙罪起訴、法院用貪汙罪判刑。造成同樣行為、有人被關、有人繳錢了事,最高檢察署去年底召集全國各地檢署開會研商統一偵辦標準,並建議法務部修法,法務部仍在研擬中。

日前總統蔡英文特赦的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前少將韓豫平案,不僅有學者對蔡總統的司改政策表達失望,多位法官、檢察官更都指出,韓豫平指示部屬偽造出席加菜金宴客名單,若論以偽造文書罪可能獲緩刑,但若以貪汙罪判四年半並不為過;儘管多數人覺得不符比例,但包括學界、實務界都指出,這就是現行法制早該改、卻未作的事。

事實上,司改國是會議當時就曾討論此問題,並提出整併刑法瀆職罪、貪汙治罪條例的構想,罰則盼能符合罪刑相當法律原則,但至今不是送出的修法草案被行政院束之高閣、就是仍在研議中。

另一方面,這幾年大法官不管是有關宣告累犯一律加重的規定違憲等多號解釋,在實務運作上都陸續出現狀況。

以累犯為例,每年因為累犯爭議聲請非常上訴的案件有上百件,可見這次原本審判制度中極易就揪錯的一環,原本法官審酌是否為累犯,主要根據院檢電腦系統裡的前科紀錄表,最高法院大法庭最新裁定,除要求檢察官舉證,還衍生出不能僅憑前科表,要調相關執行卷宗和指揮書證明,等於變相增加一、二審法官、檢察官調查、寫判決的工作,引爆基層怒火,類似情況在這幾年司法實務界不斷發生。

有基層法官感嘆,司法高層所謂的司改,跟人民的法律感情,看不到多少關聯性;反而距離所謂的公正審判、精緻偵查,卻是愈來愈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