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廿世紀末前總統李登輝年代,首次舉辦的全國司改會議,到蔡英文總統上台公開允諾的全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宛如愈辦愈大的司改嘉年華,蔡總統上任之初所許真有改革之心,但可惜所託非人,耗費大量人力、心血的司改國是會議一堆結論,但這幾年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有提高嗎?觀感有變好嗎?




現行法制的檢討是司法改革的一大關鍵,貪汙治罪條例所製造的法律困局何止一端、無法涵蓋利用影響力的權錢交易或上級公務員的「斡旋指導」,也是事實;更甭說權貴關說的妨害司法罪立法,都是司改國是會議結論、但至今沒下文、讓各界驚覺政府無意司改的證明。

如同總統對花防部前少將韓豫平特赦案引發的法界反彈,既看不到此一特赦案所要彰顯的價值,一方面捨棄司法救濟途徑,對於類似情輕法重的案件問題,掌握國會過半數、近年來要立什麼法都無人能擋的執政黨,為何不願勵精圖治、直接修法解決?

蔡總統的司改,如今就像當初學者委員所形容的像放天燈,司改委員們許下諸多司改願望,但不論是號稱能統一法律見解的大法庭,或是大張旗鼓,耗資數億元、預估一年僅適用不到千件、明年才要上路的國民法官新制,還是案件量不如預期的智慧財產與商業法院,都陸續浮司法院政策評估及行政能力不足的問題。

司法改革或許是條沒有盡頭的路,但當享有權力者無能解決難題、帶領基層走出新局,蔡總統的司改就只會留下難看的歷史紀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