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售命》靈感脫胎小說 精算打造黑色暴力美學

文|祁玲    攝影|楊兆元
傅孟柏(左)飾演厭世保險員阿良,在網路上拍賣自己的性命,引出各路人馬如孫興(右)爭相出價。(威視電影提供)

近年國片百花齊放,主流片型如校園愛情、恐怖或黑幫電影票房屢破億元;至於結合荒誕幽默或暴力美學的黑色喜劇雖非大眾口味,但業界人士勇於開發多元題材,陸續推出《江湖無難事》《詭扯》等。

鄧仲謀編導的首部劇情長片《售命》,由金鐘視帝傅孟柏主演,也以黑色喜劇為號召,不料籌資處處碰壁,還因疫情錯失國外資金。最後由鄧仲謀成立的老頑童娛樂,以及家族相關企業鹿橋文化、太極影音科技共同出資近5,000萬元,在刻苦情形下「任性」圓夢。

鄧仲謀喜歡好萊塢名導昆汀塔倫堤諾的作品,加上受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小說《性命出售》啟發,想拍一部結合血腥和極致暴力的電影,直到與多位投資者提案均無下文,「才知道校園愛情、輕喜劇、恐怖和黑道片在台灣是比較安全的題材」,容易爭取到資金。

鄧仲謀借用小說《性命出售》的概念撰寫全新故事,片中也透過細節向作者致敬。(翻攝自howdo.pixnet.net)

《售命》靈感源於小說,鄧仲謀不想翻拍,僅借用「賣命」概念寫了新故事。劇情描述傅孟柏主演的厭世保險員阿良,想方設法尋死不成,某次撿到《性命出售》這本書,決定仿照主角,在網路上拍賣自己的命,因緣際會引出各路人馬爭相出價,換取他的性命。曾之喬、蔡淑臻、李銘忠和孫興等演員也參與演出。

3年前,台北市影委會資助5部台灣新片企劃,參與韓國富川奇幻影展創投會議,《售命》是其中之一,鄧仲謀此行學到不少提案技巧。起初鄧仲謀以自殺為切入點,投資者不感興趣,「可是講到賣命的概念,大家便眼睛一亮。」當時好萊塢知名經紀公司WME北京分公司原有意投資,可惜因疫情爆發而無預警關閉,功虧一簣。

《售命》藉由動畫(下圖)交代角色背景,例如飾演黑幫老大的謝佳見(左二 ),同時凸顯電影的超現實與荒謬感。(威視電影提供)

《售命》藉由動畫交代角色背景,例如飾演黑幫老大的謝佳見(上圖左二 ),同時凸顯電影的超現實與荒謬感。(威視電影提供)

片中主角阿良一心尋死,鄧仲謀不諱言,人物設定是憂鬱症患者,但劇本沒有挑明,一方面不想貼標籤,也怕觀眾認為事不關己而有距離感,故僅以視覺手法呈現患者的想法和世界觀。生性樂觀的鄧仲謀塑造角色時遇到障礙,於是田調憂鬱症患者分享感受和經歷,也看了很多書籍和影片。

劇本耗時6年完成,期間鄧仲謀與業界人士腦力激盪,不斷調整,前後歷經逾20版大改動。後來傅孟柏及經紀人楊婷安認為,故事後半部荒謬感力道變弱,促使鄧仲謀把其中一位出價買命者的角色動機,從黑幫互鬥改為爭奪一隻狗,劇本才正式定稿。

 

傅孟柏外形可塑性高,可以帥也可以很落魄,令鄧仲謀印象深刻。

男主角方面,鄧仲謀原本對人選有既定的想法和設定,後來看了傅孟柏《最後的詩句》及《范保德》2部作品,前者他從大學生演到近40歲,外形可塑性高,「可以帥也可以很落魄。」後者雖然發揮空間有限,但一場唱歌的戲展現他耍寶的一面,令鄧仲謀印象深刻。

傅孟柏確定主演後,為準備角色做了不少功課。比方一場在水裡的戲,他得學會自由潛水。每次上課都要待在海面上2、3個小時,對會暈船的他是苦差事,「我瘋狂的吐,因為待在海面上會暈。」雖然吐到臉色發白仍堅持不懈,最後順利拿到潛水執照。

片中不乏血腥畫面,團隊希望導演多拍這類鏡頭,可惜受限於資金,發揮空間有限。(威視電影提供)

《售命》有多場動作戲,傅孟柏具武術底子,拍過不少武打戲,但這次要學著被打。起初傅孟柏會下意識亮出武打招式,被金馬得主、武術指導洪昰顥告誡不能很會打,反而要被打爛,讓傅孟柏嘆「被打才是最難的」。

鄧仲謀與洪昰顥有共識,劇中沒人會武功,大家像野獸一樣亂打。對傅孟柏來說,傳統武打戲是透過一連串的單一動作完成,但這部片是眾人黏在一起胡亂打鬥,比較危險,動作也難記,開拍前都要先排練。

鄧仲謀(右)拍攝《售命》期間僅1天超時,他認為做足準備才有能力按時收工。(威視電影提供)

黑色暴力電影不乏血腥畫面。鄧仲謀認為,台灣有實力堅強的化妝團隊,技術到位,可惜市場或題材受限,發揮空間有限。《售命》的動作、化妝團隊都希望導演多寫一點這類場景,無奈資金不夠,鄧仲謀從劇本端調整,強調以重點呈現,「這些都要花錢。」

資源有限,加上鄧仲謀擁有多年拍攝經驗,了解哪些環節較易執行、要花多少時間,劇本階段都已拿捏好,讓特殊化妝團隊在預算內完成要求。至於打鬥場面,劇本寫得容易,但實際動作必須與洪昰顥討論。片尾打鬥戲設定在一個長廊,實景難覓,最後搭景拍攝,也換得一些運鏡和打鬥空間。

《售命》共花50天拍完,鄧仲謀自豪劇組僅有1天超時;在美國研習電影的他認為,每天按時收工意味做足準備,才有能力在時間內拍完,且有助於他在片場的種種決策。

 

鄧仲謀自豪劇組僅有1天超時,按時收工意味做足準備。
傅孟柏(右一、背對鏡頭者)和蔡淑臻(左三)在研究室中有數場對手戲,場景由劇組在有限預算下搭建而成。(威視電影提供)

困難的拍攝場景之一是狗園,不僅天氣冷,還有此起彼落的狗叫聲。為免干擾演出,開拍前要先餵食、讓牠們安靜,使演員專注對戲。研究室的戲也有難度,由於找不到適合場地,劇組在有限預算下搭設場景,效果與鄧仲謀的期待有落差,偏偏幾場重要的戲都在這發生,所幸仍順利完成。

全片有4段敘事以動畫呈現。鄧仲謀解釋,這是在剪輯階段加入的,主要是有些人認為部分角色的背景交代不清;他原想補拍,後來因片頭也採用動畫,可與之呼應。他希望以動畫凸顯電影的超現實與荒謬感,藉此引導觀眾的觀影角度。

鄧仲謀曾待過好萊塢的發行公司,工作內容是幫老闆看劇本、寫故事大綱,因此以為要先有劇本才能找資金;《售命》讓他學到分散風險的觀念,未來只要先準備好數個故事大綱,與製片、金主或夥伴討論,了解投資者對哪些題材感興趣,並且同步申請政府相關補助,「似乎才是比較聰明的做法。」

金鐘視帝傅孟柏(右)外形可塑性高,令導演鄧仲謀(左)印象深刻。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