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跟伊隆馬斯克約會 安珀遭爆對前夫強尼戴普念念不忘

文|娛樂組
安珀赫德在2017年超級忙,除了搞定跟強尼戴普的離婚,跟伊隆馬斯克約會又分手,還要拍《水行俠》。(東方IC)

強尼戴普(Johnny Depp)控告前妻安珀赫德(Amber Heard)毀謗官司,再次爆出精彩的八卦案外案。這回事強尼前任經紀人克里斯欽卡里諾(Christian Carino),談到安珀離婚後跟他講了很多心事,包括跟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約會,但對前夫卻是念念不忘!

其實伊隆馬斯克不是頭一回出現在強尼戴普跟安珀赫德的官司,早在2020年控告英國《太陽報》(The Sun)因為刊登安珀訪問談到被家暴的毀謗官司,伊隆馬斯克就曾幫忙替安珀作證,表示自己跟安珀的交往絕對發生在她跟強尼離婚後,也沒有趁著強尼出門拍戲時去他家亂搞「3人行」。現在用克里斯欽卡里諾的立場重新看待整件事,果然還有內情。

克里斯欽卡里諾以錄影方式作證,被問到第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到底安珀赫德與伊隆馬斯克交往,是不是在2017年強尼跟安珀離婚之後呢?他說:「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在2016年就開始交往,但肯定是在一起過一段時間。」

據悉他們因2013年電影《殺千刀重出江湖》(Machete Kills)而認識,安珀赫德算是主演,而伊隆馬斯克只是客串。伊隆馬斯克多年來都堅持,當時倆人只是朋友,畢竟安珀沒有跟強尼分手,而他自己跟前妻泰露拉萊利(Talulah Riley)也沒有離婚。2017年4月,安珀發表了自己跟伊隆馬斯克的合照,引發了外界的猜測。同年8月,安珀在Instagram表示自己跟伊隆馬斯克分手,「儘管我跟伊隆已經分手了,但內心深處依然關心彼此,保持親密關係。」

伊隆馬斯克也許可以買下推特,但是買不到安珀的心。(東方IC)

宣布分手後,伊隆馬斯克在安珀赫德的發文底下留言,「順便一提,為了澄清本週末的一些新聞八卦,儘管我跟安珀分手了,但我們依然是朋友,保持親密關係,彼此相愛。當雙方都有繁忙的工作時,遠距離總是非常難,但誰知道未來會是如何。」

克里斯欽卡里諾則在法庭上公布了當時自己跟安珀傳的簡訊,安珀寫給他提到,「正在處理分手中,討厭事情公開,看,我太傷心了。」「我討厭又因男人讓自己重蹈覆轍,他們都因我分手生我的氣,氣我留下爛攤子。」

克里斯欽則回給她:「妳不愛他,妳跟我說了一千次他只是妳填補空閒時間的。如果一開始就不愛,妳為什麼會傷心?」安珀回覆:「我知道,但我希望自己有時間可以傷心跟復原。」

克里斯欽卡里諾建議她:「如果妳不再跟名人約會的話就可以避免這些了,妳可以跟無名小卒在一起。」在這些簡訊中,安珀還要求克里斯欽幫忙傳口信給強尼戴普,「我不知道該如何或該從何啟齒,沒有辦法…我終究是單身了,內心與頭腦都很清醒,我只是想讓他知道我愛他,我很抱歉。」

克里斯欽也作證在2016年7月,他安排安珀赫德與強尼戴普在舊金山的飯店碰面,當時安珀已經提出離婚要求、還對強尼申請家暴保護令。在之前的出庭審訊中,強尼表示對安珀想見面的要求一頭霧水,因此才主動拿刀出來,問她要不要割傷自己、拿走自己的血,「反正她從精神上、肢體上已經徹底摧殘了我。我已經什麼都沒有,破碎了。」

2018年安珀赫德在媒體訪問中,提到跟伊隆馬斯克的一段情,「我和伊隆有著美好的關係,我們現在有著美好的友誼,這種友誼是基於我們的核心價值觀的、智力、好奇心、想法和談話,對科學的共同熱愛。 我們只是在很多事情上有著共同的見解,這些事情與內心深處的我有著關連。我對他非常尊重。」

法庭也傳喚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首席營運長泰倫斯道格提(Terence Dougherty),表示當初安珀離婚後曾表示會把一半的離婚和解金350萬美元捐給該機構,不過到了2021年12月底,他們只收到了130萬美元。而當初說好的分期給付,只到2018年就停止了,所以主動聯繫安珀,「我們理解她有財務困難。」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當初也協助起草跟審查安珀在2018年發表於《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公開信,信中陳述自己經過家暴後的倖存遭遇,儘管從頭到尾沒有點名強尼戴普,但強尼認為這是對他的毀謗,因而在維吉尼亞州打這場毀謗官司。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