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檢調毀人生1】辦案爭功搶曝光? 牙醫師衰捲吸金不起訴仍被當「罪犯」

文|傅崇琛    攝影|傅崇琛
黃提到自己被檢調冤枉的過程感到氣憤不已。

在桃園中壢開設診所執業的牙醫師黃運莒,去年因意外捲入一起吸金案,遭到檢調單位搜索約談,雖然最終於今年初獲得不起訴處分,算是還他一個清白,但他的人生早在遭搜索當天就已一夕崩壞!

去年9月3日一早,調查局台中市調查處人員持法院搜索票,來到黃運莒位於桃園中壢區的診所,當時診所內坐滿著要等黃醫師看診的病患,見到大批檢調人員上門都感到傻眼,開始議論紛紛。

調查局人員在眾多病患前,將黃從診所帶走。

黃運莒回憶說:「我才剛進入診所,就有人先上前確認我的身分,之後在診所內翻箱倒櫃沒搜到任何東西,便要我交出手機、平板,像是抓到現行犯一樣,在眾多病患面前強制將我押走。」

「當天早上9點半被帶離診所後,先是到市調處接受調查,晚上又被送到地檢署訊問,一直到約晚間10點半交保離開,就只有中午吃了一個便當,整整超過12小時的馬拉松式審問,難道不算是一種虐待嗎?」黃運莒憤憤不平的說。

更讓黃運莒無法接受的是,在他晚間交保步出地檢署不到半小時後,就有媒體以「牙醫竟成吸金集團業務」之類的斗大標題,把他的全名、照片及詳盡的偵辦內容刊登在網路上,讓他感到氣憤不已。

網路上的報導,成為黃撕不去的犯罪者標籤。(翻攝網路)

黃運莒質疑:「不是說偵查不公開嗎?要我交保無所謂,案件調查就是這樣,但在全案還沒釐清之前,為何媒體能掌握我到地檢的時間拍攝照片,還可以把偵辦內容寫得那麼清楚?難道不是檢調方面有人私下透露的嗎?」

而就在黃運莒被逮捕約談的消息曝光後,原本就已分居多年的老婆,趁機要求離婚,黃運莒無言以對,只能同意並分出房子一半產權,還支付了千萬贍養費,貸款銀行更打來要求他提早還清欠款,等同是要抽他銀根,包括同學、友人、病患遇到他,則都會以不屑口吻質問為何會加入詐騙集團,種種生活上的打擊,搞得他最後只能求助身心科,靠藥物入睡。

如今雖然司法已經以不起訴處分還他清白,但曾經被貼在身上的犯罪者標籤,卻依然如影隨形的跟著他,黃運莒生氣的表示:「司法體系這種大街抓人、小巷放人的戲碼,我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受害者,政府應該拿出魄力,好好整頓這些侵害人民權益與尊嚴的執法人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