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前經紀人門房紛紛出庭 結果強尼戴普自己憋不住笑

文|娛樂組
強尼戴普(右)與安珀赫德(左)在2015年出席多倫多影展的恩愛模樣,現在已經一切不復返。(東方IC)

進入第10天的強尼戴普(Johnny Depp)控告前妻安珀赫德(Amber Heard)毀謗官司,以錄影的方式傳喚了曾擔任過他們洛杉磯大樓豪宅的門房、處理報警糾紛的警察,想弄清楚2016年5月報警是不是家暴,結果中途強尼戴普自己憋不住笑。還有他的前經紀人也說明安珀的家暴指控是否影響了他的星運。

2016年5月有人報警,於是警方趕到強尼戴普與安珀赫德當時居住的洛杉磯大樓豪宅頂樓,法庭上並播放警方的密錄器,顯示警房從大廳、電梯、一路到頂樓他們的住家門口,乃至於進入了住家走了一圈,的確看不出有打鬥或毀損的痕跡。當天前去處理這樁報警糾紛的警察泰勒海登(Tyler Hadden)也以事前錄影的方式,說明警方一般處以家暴的執法流程,還有當天他所填寫的報告。據悉當天打電話報警的是安珀的友人,但警察泰勒海登表示看不出屋內有毀損的跡象,安珀本人也沒有遭到打鬥的傷痕。

至於當年在這棟大樓豪宅擔任門房的亞歷山卓羅梅洛(Alejandro Romero),也是以事先錄影的方式陳述證辭,但相當奇特的是當他接受強尼的律師網路連線訪問,居然是坐在汽車裡頭,也讓眾人議論紛紛。亞歷山卓也相當誠實表示,關於這對怨偶的糾紛,的確有人寄了份文件想請他過目、取得他的說法,「但我根本看都沒看。」

至於2016年5月的報警事件,到底是不是有家暴發生?亞歷山卓說壓力實在太大了,不想管這件事,「我很累…我不想再處理跟官司有關的事情…大家都有自己的問題,我不想跟這些繼續糾纏下去了。」他說自己連早餐吃了什麼都不記得,怎麼會記得安珀臉上有沒有瘀青,這段話讓法庭上眾人都笑了。

亞歷山卓還談到在這棟大樓豪宅工作時,碰過住戶跟他抱怨,懷疑自己家裡被外人侵入,因為門口靠近地板的地方居然有抓痕。亞歷山卓說這根本不是什麼外人入侵的跡象,那是狗抓的,所以才會在距離地板4英吋的地方有抓痕。強尼戴普聽到這裡,忍不住笑了出來。

之後他也證實,當時自己不記得曾看過安珀臉上有瘀青或傷痕等,「如果有的話,我會記得,因為你一定會看到。」不過他也承認,自己無法分辨安珀是否有用化妝遮掩,「每次跟住戶講話時,我都會注視對方的雙眼,但是我不會去注意對方的臉,『喔,你今天妝弄錯了』『你的眉毛變了』『你的睫毛怪怪的』我是看著對方的臉,不是在對方的臉上找瑕疵。」

此外強尼戴普的前任經紀人克里斯欽卡里諾(Christian Carino)也以事前錄影的方式作證,表示在2018年安珀赫德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 Post)一篇公開信中談論自己經歷家暴倖存的經過,導致迪士尼決定不再與強尼繼續合作《神鬼奇航》系列電影。儘管沒有確切的證據,但克里斯欽認為安珀的文章的確影響了迪士尼做出這樣的決定,「我的看法是,這與安珀的指控有關。」而他與迪士尼高層多次的談話反應了這一點。

克里斯欽卡里諾也談到強尼戴普與安珀赫德之間的多起糾紛,逐漸摧毀了強尼多年來建立的神秘感,「由於公眾看不到他的私生活,所以多年來都有神秘感,我想他因銀幕以外的事情出名,隨著訴訟曝光的諸多內幕,事情產生變化。人們不想聽到他們崇拜的人在打官司,當人們從新聞報導中讀到相關的資訊越多,就會對藝人事業的注意力變少,導致電影公司、品牌與公眾對於此人的興趣就不大。」

至於拍攝2015年在澳洲拍攝《神鬼奇航:死無對證》(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an Tell No Tales),幕後爆發了許多紛爭,其中有很多都是因為當時已婚的強尼與安珀處的水火不容。克里斯欽卡里諾證實了拍攝時強尼的確經常遲到,「我知道他會遲到,但他一輩子都在遲到。」他也解釋反正跟強尼戴普合作的劇組,都找到方法來應付遲到的老毛病。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