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涉貪內幕4】徐永明堅不認收賄 李恆隆當庭狠酸:找立委就是要給錢

文|顏凡裴 林俊宏    攝影|鄒保祥 董孟航 蘇耘寬
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官司訴訟近20年,為了召開公聽會力拚《公司法》修法,涉及行賄朝野立委遭訴。

法院審理時,徐永明一再堅稱未拿李恆隆的錢,也沒期約收賄且拒不認罪,甚至批評檢方把別人的話硬塞他嘴裡,一副清白模樣,已多次承認給錢的李恆隆因此在法庭嗆他:「找立委就是要給錢!」

全案審理至今,就算徐永明家中的300萬元現金與SOGO案無關,檢方認定徐永明構成期約索賄的3大關鍵證據仍清晰浮現,包括李恆隆要求他出面舉辦公聽會、李透過白手套承諾事後給錢,及徐在公聽會後沒拿到錢的反應,後來李恆隆賄款還未付,專案小組即已收網逮人,但每個區塊的案情環環相扣,徐恐難脫身。

首先是李恆隆透過各種管道疏通SOGO案,甚至向小英政府施壓,企圖擴大爭議引來國際仲裁,好讓太流經營權之爭演變成台灣與新加坡政府的貿易爭端,但小英政府不為所動,李恆隆處處碰壁,轉而推動修改公司法,要求經濟部撤銷太流增資案,讓他回到2002年任SOGO負責人的原始登記狀態,因而決定舉辦公聽會,並疏通朝野立委以增加聲量。

為了壯大聲勢,李決定只要出席的立委,每人贊助200萬元,他原本鎖定公聽會由時力大砲立委黃國昌主持,但黃對他不理不睬,只好轉向試探時任時力黨主席的徐永明。

SOGO百貨年營收破400億元成金雞母,李恆隆近年為搶回經營權,耗費鉅資,仍徒勞無功。

一開始,徐也不甩李,甚至不願見他,連政治獻金也不收,但李恆隆發現徐「明的不收,收暗的」,因此雙管齊下,分別透過是知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銘,結合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及律師事務所助理陳虹羽與徐接洽。

原本陳虹羽要李自己跟徐講,但李恆隆說:「一講到我,他就會拒絕,現在用我李恆隆3個字,沒人敢收這個錢,妳突然跟徐永明講:『李恆隆要打給你。』他不就嚇到。」陳虹羽後來提議乾脆先去見徐永明的主任,李恆隆不但說好,還稱「表面上沒有人要,私底下每個人都搶著要」。

不只找人充當傳話密使,李還找郭克銘的員工郝毓汶處理金流,要求她:「趕快去處理徐委員跟那個另外一筆,這不能不處理,人家要選了。」檢調過濾徐永明的手機,發現前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幾天,吳世昌曾用WhatsApp通訊軟體向徐提到:「我幫你要了10,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永明則回雙手合十的符號表示感謝。

幾天之後,徐主動問吳世昌:「李恆隆?」雖然徐否認是向李催款,而是問公聽會後續發展如何,卻與當初證稱不願幫忙開公聽會的理由自相矛盾,加上吳世昌在隔離偵訊時咬出,這段對話是徐在選後問他,李恆隆及郭克銘是否願意捐款給時力?他有向徐表示會再催一下,但卻不忘追問徐:「現在還能收政治獻金嗎?」徐不但回了大拇指比讚的貼圖,並說:「還有年終要補。」

檢調偵辦李恆隆涉行賄案,前年7月底大舉搜索相關立委辦公室,帶走大批文件分析。

此外,李恆隆曾跟統領百貨老董、親家翁俊治開心地提到,「有安排徐永明找經濟部來參加(公聽會)」,並向負責替他操盤的平面媒體高層提到:「我去找時代力量,跟徐永明講了,用立委壓經濟部官員參加公聽會。」該名媒體高層還得意地附和說:「對對對,他們正需要槍。」

公聽會順利召開當天,共有10家媒體前往採訪,讓李恆隆樂不可支,向翁俊治大讚徐永明雖只在會中短短講話5分鐘就離席,但他跟廖國棟都講得很好,「路已經鋪好,這些都是我們的人。」

至於沒出席的陳超明透過助理來要錢,經過砍價,李恆隆決定交個朋友,付他100萬元,相關對話與證據都顯示徐永明及其他立委涉及貪汙證據明確。標榜清廉的時代力量能否抹去前主席貪汙的印記?仍有待法院宣判見真章。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