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妮發文拆穿妹妹潔美琳斯假面 姊妹大戰正式開打

文|娛樂組
布蘭妮從去年展開從老爸討回監護權監管的法律行動,但顯然過程中讓她發現對家人的怨氣更深。(東方IC)

就像之前大家所期待的,布蘭妮(Britney Spears)的妹妹潔美琳斯(Jamie Lynn Spears)的回憶錄,果然帶給雙方姊妹關係新的波瀾。布蘭妮看完了潔美琳斯的電視採訪後,直接在推特上發文回擊,「我的家人總是扯我後腿、傷害我,所以對他們感覺厭惡。」

年紀30歲的潔美琳斯打從去年10月宣佈要出書以來,就不斷被布蘭妮的粉絲抨擊,在上週布蘭妮甚至取消追蹤她的Instagram,當時就嗅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潔美琳斯在訪問中宣稱,當年布蘭妮被老爸監護監管的時候,「我只有17歲,正要生小孩。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沒有專注在那件事上…我當時對這件事的理解,就跟現在一樣少。」她也宣稱自己沒有參與父親對布蘭妮的監護監管行動,「沒有我參與管理基金之類的事,如果有人這樣想,那是誤解,但無論是哪種方式,我都沒有以任何形式參與。」

2016年,布蘭妮(左)還跟潔美琳斯一起享受Spa,顯然感情很好。(東方IC)

在訪問中,她表示自己是姐姐布蘭妮的最大支持者,「所以當她需要幫助時,我會盡全力確保她有必要的聯繫方式,以便繼續進行結束這種監管,看在我們家的份上結束這一切。如果這會引發這麼大的不和,為什麼還要繼續?」潔美琳斯也談到曾與布蘭妮的前任法律團對接觸過,「結果對我不利,我真的有做出幫她的舉動,但我自己能幫她多少次呢…她必須自己站起來。」對於頻頻被追問姊妹是否翻臉,她哭著說:「我愛我的姐姐,我愛她、支持她,做她該做的事,她知道這一點。所以我不知道為何我們會變成這樣。」

只是過去半年來布蘭妮的粉絲對她相當感冒,認為潔美琳斯對自己的親姐姐見死不救。在訪問中,潔美琳斯也透露布蘭妮非常氣她,大約在疫情爆發初期,有一次回到密西西比州的老家,布蘭妮看到她就怒氣衝衝跑過來,即使當時潔美琳斯手上抱著3歲的女兒。至於她的回憶錄書名《Things I Shouild Have Said》,本來是叫〈I Must Confess〉 ,很明顯是取自布蘭妮的成名曲〈…Baby One More Time〉的歌詞,遭到歌迷排山倒海抗議、認為她在消費姐姐,才決定改名。

至於布蘭妮本人在推特上發長文,抒發看完妹妹接受電視訪問後的心情。她一開始寫到自己生病、發燒,後來吃了未婚夫山姆阿斯加里(Sam Asgjari)給的成藥,然後打開手機看妹妹的訪問,「實際上發高燒還真的很不賴,讓我不得不變得不在乎。」接著布蘭妮就火力全開,開始回擊妹妹在訪問中諸多觀點。「我妹說讓我煩惱的兩件事,就是導致我精神崩潰的。但15年前她根本不在本人身邊⋯所以為什麼要討論這件事,除非她出書是看在錢的份上賣掉我的故事???真的嗎???接著記者問她為什麼我要指責妳對我的歌曲作混音,我知道這對大多數人來說聽起來很蠢,但我寫了很多歌,但我妹可是嬌嬌女,她從來不用做任何事。每件事都是弄得好好的才給她。」

潔美琳斯(左)接受韓裔電視記者張賢珠(右)談到與姐姐布蘭妮的關係。 (ABC/Richard Harbaugh)

2017年潔美琳斯受邀出席頒獎典禮,把布蘭妮的代表作〈Till the Worlds Ends〉拿來混音演出,讓她非常不爽,近期還在Instagram對此事開砲:「我不喜歡我妹在頒獎典禮上,唱我的歌還混音!」這件事顯然讓布蘭妮耿耿於懷,她在發文中提到,過去被老爸監護監管的13年,不斷被要求把歌曲混音、做小規模的演出,以便到處巡迴賺錢,「問問我妹為什麼她要混音,她分明知道我的演出要做改版,她只會說:『好吧,這不是我想的點子。』希望妳的書大賣,潔美琳斯!!!」

最後布蘭妮提到要暫時遠離社群媒體,因為她覺得媒體跟娛樂產業對她一直以來都很刻薄,又提到因為生病發燒的關係,腦袋重到好像有兩顆籃球,「老實說,我不喜歡哭,因為哭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她還要大家學到寶貴的教訓,就是不要再信任任何人,「麻煩管好你們家的狗,管好你自己!」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