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陳其邁「私募」動物園、運動中心等市政建設經費,金額之高、來源之廣,連雙北市長柯文哲、侯友宜都自嘆弗如,其他縣市綠營立委更要求首長向國營事業多點狠勁要錢。民進黨完全執政,卻遲不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放任地方各憑本事求財,陳其邁另闢蹊徑自創「邁氏財劃法」,大展政商實力。

高雄市政府是長年的全台「負債王」,將近兩千五百億元負債,換算平均每位市民揹債約九萬元,這是歷任市長交給陳其邁的「歷史共業」,不論是前市長陳菊或吳敦義都有「貢獻」,導致陳其邁上任以來無力償還。




陳其邁只能在市府總預算中強調淨舉債五十八億是「歷年最低、借得最少」,且中央計畫型補助經費創新高,顯示他在沉重債務中努力為高雄開源節流。

高舉「兩年拚四年」的陳其邁須盡快拿出政績,減少連任障礙;儘管有中央關注,但市府諸多建設都要有自籌款,高雄年度預算重點在軌道建設,加上原有財政赤字,市庫要榨出自籌款確實難上加難,只好靠陳其邁四處張羅,勸募對象也就葷素不忌,放進籃裡都是菜。

中油、台電、中鋼在高雄長期「放雞屎」汙染的國營事業,成為陳其邁勸募的頭號對象。高汙染產業回饋地方、協助基礎建設無可厚非,結果是市民得利,本來就有制度,問題在於捐助數字高得不成比例,市府在動物園改建僅出一成、蓋運動中心零出資,國家資源猶如囊中物,違背蔡英文總統「十年政綱」標榜的區域均衡發展,叫弱勢縣市情何以堪?

模糊不清的睦鄰制度,捐助金額也充滿模糊空間,監察院調查報告也直指問題重重,最後易淪於靠交情、看分量,「有關係就沒關係」向來就是政商權貴的看家本領。

外界難以理解,市政建設何不編列預算,還要接受建商捐款?衛福部長陳時中紅酒宴的殷鑑不遠,社會形象重傷不少,主因利益迴避受質疑;陳其邁在一場餐會敲定數億元捐助,關起門的杯觥交錯令人好奇,未來台積電進駐高雄,周邊不動產水漲船高,如有幾位建商大老闆曾捐助過市府建設,「從動物園到晶圓」背後的利益糾葛,即使政商交情淡如水,市府恐怕跳到黃河也講不清。

高市府昨反指北市動物園也曾接受新光、裕隆集團捐建「大貓熊館」,反遭北市直指關鍵問題,建商與地方政府關係不同一般企業,捐款建商是否公布在高雄市政府的投資案件,以昭公信?

高雄獨特的「煉金術」,把灰色地帶鑲金邊,讓人一窺陳其邁的勸募能力,還突破中央財劃不公的框架,真金不怕火煉,這套「邁氏財劃法」也要接受各界檢驗。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