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女總經理慘遭分屍 凶手恩將仇報頭七認罪

文|莊琇閔    攝影|攝影組    繪圖|鄭雅紋
歐陽榕勒斃盧姓女總經理後,在自家浴室將她分屍。

18年前,高雄一名男子因借錢遭拒,將長期金援他的恩人、某建設公司盧姓女總經理殺害分屍,還向盧家勒贖鉅款,警方過濾盧女的交友狀況及通聯,鎖定歐陽榕涉嫌重大,並趁他取款時將其逮捕,但歐陽榕落網後堅稱自己沒犯案,也不願供出盧女下落,直到死者頭七當天,警方提醒歐陽榕最好給盧女一個交代,否則夜晚恐遭怨靈纏身,才成功突破他的心防,替死者申冤。

慘遭殺害分屍的盧姓女總經理,出身高雄鳳山望族,在家族經營的建設公司任職,至於行凶的男子歐陽榕曾是知名紙廠的加工處副處長,1999年因故離職,之後因投資股票失利,又被親戚倒債,背負鉅額債務,同年12月,他向盧女承租店面經營咖啡店,2人因此結識。

 

借錢遭拒 勒800萬

不過,歐陽榕的咖啡店隔年就因經營不善關門大吉,賦閒在家的他憑著舌粲蓮花很得盧女信任與同情,深信他只是懷才不遇,還以朋友身分不定期金援數萬到十數萬元,不過,2003年案發前1個月,歐陽榕以投資名義向盧女商借鉅款遭拒,他竟恩將仇報,起了殺人勒贖的歹念。

同年4月21日中午,盧女告訴家人,要與友人相約吃飯,開車出門後就失去音訊,家人擔心她的安危,當晚隨即向警方報案。

盧姓女總經理(圖)長期金援歐陽榕,卻反遭恩將仇報、殺害分屍。(翻攝畫面)

隔天上午,盧女二哥接到勒贖電話,表示盧女在他手裡,要盧家準備1,200萬元贖人,還告訴盧女二哥,妹妹的車鑰匙放在大哥開的醫院旁,車子則停在某處的麥當勞停車場,藉此讓盧家相信綁票的真實性。

經過討價還價,綁匪最後同意800萬元成交,並允諾給盧家2天時間準備贖金。警方則利用這段期間,積極過濾盧女的交往背景及通聯紀錄,發現歐陽榕常打電話給她,當天約盧女吃飯的也是他,因此認定歐陽榕涉有重嫌,但因人質生死未卜,不敢輕舉妄動,只好派人在他的住處附近觀察,並在對面空屋架設攝影機,監控歐陽榕的動態,希望掌握人質的下落。

歐陽榕殺害盧女後,還打電話向盧家人勒贖1,200萬元。

 

搜出SIM卡 否認綁票

此外,警方也對歐陽榕展開監聽及跟蹤,發現他4月25日上午假冒女子聲音,致電詢問盧家錢準備好了沒?隨即開車到國道十號鼎金系統交流道一處限速標誌桿,貼上指示字條,然後回到黃姓女友位於澄清湖畔的大樓住處。警方尾隨拍照後,趨前查看字條內容,發現正面寫著「盧」字,背面則寫著「彰哥,車直開,經過8個紅綠燈,大流通超市前等。10分鐘給你,速!」

當天下午,歐陽榕再用插有盧女SIM卡的手機與盧家聯絡,要求她的家人在鳳山五甲、國泰路口交付贖款,但他卻遲遲未現身,之後再度聯絡家屬,變更贖金交付地點及時間,警方見時機成熟,趁他返家換騎另一輛機車時,將他逮捕,並在他身上搜出盧女的SIM卡。

歐陽榕(圖)欠下鉅額債務,向盧女借款不成,竟萌生殺機。(東森新聞提供)

不過,歐陽榕落網後,堅絕否認犯案,辯稱因知道盧女失蹤,才假冒綁匪向家屬要錢,並不知盧女的下落,警方找不到肉票,只能先將他以擄人勒贖罪嫌,移送高雄地檢署偵辦,檢察官偵訊後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

雖然檢警根據各種跡象研判,盧女可能已遭撕票,本以為稍加恫嚇,就會讓歐陽榕全盤托出,但多次借提偵訊,他卻打死不認,即便多名辦案經驗豐富的刑警漲紅了臉,動怒對他大罵,依舊不為所動。

盧女被分屍成10袋棄屍,警方最後僅找到其中4袋,無法拼湊完整的屍體。(東森新聞提供)

 

送洗車輛 採得血跡

為了確保妹妹的安全,盧女哥哥也對歐陽榕好言相勸,甚至承諾只要他交代盧女下落,願意提供800萬元,作為照顧歐陽榕子女的教育基金,警方甚至找來歐陽榕的孩子,對他動之以情,結果依然無功而返,案情陷入膠著。

為突破僵局,檢警持續蒐證,並調閱相關地點的監視器畫面,發現4月21日盧女失蹤當天,歐陽榕從女友住處提了2大包垃圾袋外出丟棄,還在他的住處及已送洗的車輛上,採得微量血跡,於是再度借提他偵訊。

歐陽榕(圖)把二袋屍塊丟到女友住處的垃圾集中區,被電梯監視器拍下。(翻攝畫面)

警方告訴歐陽榕,已在他的住處發現「噴灑狀」血痕,經比對是死者的血液無誤,還提醒今天是頭七,若再不給死者一個交代,夜晚怨靈上門,就請他自己去跟死者解釋為何殺人,藉此鬆懈歐陽榕的心防,他才鬆口坦承犯案。

歐陽榕供稱,案發當天,他先在車上以預先準備的FM2迷藥將盧女迷昏,再將她帶回鳥松的住處,在房間內將她勒斃,接著用美工刀、剪刀、鐵鎚、菜刀等工具,在浴室地板上將盧女分屍,再以黑色大型垃圾袋,分裝成10袋。

歐陽榕(左)在死者頭七當天,坦承殺人,並帶警方尋找屍袋。(東森新聞提供)

之後,他先開車載著屍塊到女友居住的大樓,把其中2袋丟到大樓的垃圾集中區,再轉往鳥松某鐵工廠附近的垃圾堆,丟掉4袋屍塊,其餘4袋則沿著山區產業道路隨意丟棄,事後再返家用消毒水將分屍現場處理乾淨。

 

6判死刑 等待槍決

警方根據歐陽榕的供詞,在鳥松棄屍地點,找到包括胸部在內的4袋屍塊,另外在鳥松大竹路找到肢解用的凶刀,至於其他6袋屍塊,警方根據調閱的監視器畫面確認,都已被垃圾車載往焚化爐焚化,最終死者的頭顱、心臟及四肢就這樣被燒得精光,無法拼湊成完整人體。

警方在歐陽榕住處起出分屍用的二把菜刀(紅圈處),全案宣告偵破。(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事後還查出,歐陽榕要將屍塊棄置在女友住處大樓的垃圾子母車時,因為太重,請管理員幫忙搬運,管理員不安地告知警方,當天他覺得奇怪,曾問歐陽榕:「袋子裡是什麼東西?」但對方不講,他搬完後一直覺得心理不安,甚至做了奇怪的夢,夢中有個人影一直說:「我死得好苦!」

案件進入法院審理程序,承審法官皆認為歐陽榕的犯行萬惡至極,一共8次的判決中,6度判他死刑,法官還痛斥,歐陽榕出庭時手中雖然轉動佛珠,狀似祈求我佛慈悲,但是口中卻只求奇異恩典,絲毫沒有懺悔、自省之意,而且犯後捏造多套被害人的死因版本,令人髮指,有必要與社會永久隔離,最後將他判處死刑定讞,目前仍在牢裡等待槍決。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