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又落淚3】桃園新屋大火6消殉職後廣推快速救援小組 RIT失靈原因曝光

文|曾芷筠    攝影|林韋言 翁睿坤    繪圖|林媛婷、王聖光
喬友火警當下,無線電通訊品質極糟,指揮官與隊員一直不清楚陳志帆的受困地點。(翻攝自臉書社團「彰化人大小事」,網友JJ Nian攝)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的黃鈺翔補充實務經驗:「RIT訓練都可以做,但對指揮階層的訓練呢?當指揮官、幕僚不了解,隨便叫2個人湊成RIT就進去了,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但全台灣目前都是這樣。」

我們採訪到多位匿名現場消防員,他們互相核對資訊後認為:僅有9點11分第一梯次6人攜帶備用氣瓶、9點23分第二梯次2人攜帶二組SCBA(呼吸器)是針對陳志帆的救援行動。他們從樓梯試圖前往9樓,但爬到3、4樓都因火煙太大無法上樓,便把備用氣瓶放置梯間供後續救援使用。

全台消防員人力長期不足,約有1萬名缺口,彰化縣更面臨業務量龐大,難以專注救災本業。(翻攝自臉書社團「彰化人大小事」,網友JJ Nian攝)

同仁殉職 是整個體系掉鍊

換言之,消防局宣稱的第三梯次到第十九梯次,均非針對陳志帆救援。其中一名曾任RIT、當天現場擔任救護的消防員氣憤地說:「RIT就是RIT,不能跟救民眾的人混在一起,你說派了十九梯的人要去救他,確定是要救他嗎?隊員收到的命令是『人命搜救』,他們甚至不知道裡面的人是誰,本來有一組人(二林分隊2人)上去要救大村分隊同仁,結果救到佑維,很高興以為救到大村的人,所以他們既不知道佑維,也不知道地點,更不知道志帆…這太荒謬了吧!」又說:「你今天要去搜救消防員,他沒氣了在密閉空間,上去要帶氣瓶、破門器材啊,他可能已經倒地,但很多後面派上去的人啥都沒帶,你跟我說這是RIT?」

《消防機關火場指揮及搶救作業要點》規定,火場總指揮官由消防局局長擔任,當時總指揮官應為8點55分到場、層級最高的消防局代理局長邱聰佳。彰化縣長王惠美獲報後約9點到場,縣府新聞稿稱「第一時間到場,全程坐鎮指揮」。但事後面對家屬與議員質疑,邱聰佳稱,分工上,火災及人命搶救都由大隊長劉錫垣負責,自己跟他站在一起,負責橫向聯繫民政處、警察局等單位,僅知有同仁受困,並沒有掌握RIT派遣。

我們質疑RIT全都失靈,劉錫垣支支吾吾,又是無奈乾笑又是嘆氣:「RIT是高階專門救援,嚴格來講啦,以國外標準來講啦,目前台灣還沒有那麼嚴格界定。中正路的行動都算RIT,有人會說裝備都沒帶,怎麼是RIT?可是你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救掛窗的佑維和夥伴啊!認知有差別啦,你可以說是夥伴救援,不等於RIT,甚至可以說全部都不是RIT。」

喬友大廈2、3樓火勢比預期中更難壓制,原因是中間有連通電扶梯,3樓堆積大量易燃物。(翻攝自臉書社團「彰化人大小事」,網友JJ Nian攝)

另一名消防員苦笑著調侃自己的工作:「以前我覺得沒什麼火是打不掉的,打火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我們就是氣瓶一直換,一直打,只要體力還夠,水就是一直出,一直往裡面衝。這次之後,我真心覺得老學長講的是對的,進門右轉是必要的,進火場就找個安全的地方蹲下,等時間到,其他人來替換。你不知道長官什麼時候會捅你一刀,你光想:陳志帆9點多受困,(凌晨)2點多才下來,中間民眾都有下來,就知道怎麼可能?你今天在火場中受困了,但是沒有人要來救你耶!這在我的認知中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消促會理事長黃鈺翔認為,消防體系人力不足、業務過多、訓練不足,首要還是加強火場風險管理。(翁睿坤攝)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