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聽帽說】天賦、實力、智慧 成就賈靜雯與金馬獎最近的距離

文|吳小帽    攝影|攝影組
賈靜雯在《瀑布》裡以近乎素顏的妝容詮釋神經質的母親,果然不負眾望獲金馬提名。(華映提供)

女明星有兩種:一種是拚命往自己臉上打東西,為了在大眾面前看起來緊緻不顯老;一種是自覺演戲需要有表情,不能讓太多肉毒摧毀臉部肌肉,不能恣意填充玻尿酸害觀眾出戲。47歲的賈靜雯是屬於後者。

賈靜雯和王淨主演的鍾孟宏導演作品《瀑布》,全台首週票房700萬元,成為新片票房冠軍,也是過去一週討論度最高、口碑已傳開的電影。藉由新冠疫情的時代背景,反映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情感:疏離、抑鬱、理解、陪伴、拯救。全片最大看點之一,絕對是賈靜雯與王淨的演技。

賈靜雯和王淨扮演母女,對戲時相輔相成,成就彼此演技。(本刊資料照)

電影裡有大量的特寫,沒有唯美的光線,賈靜雯近乎素顏的妝容,細紋、黑眼圈、部分泛白的髮根,都很寫實地呈現,因為導演在乎的是演員的眼神表情,以及一字不漏、不能修改的對白。哪個女明星不愛美,賈靜雯在電影裡時而目露凶光、時而與女兒劍拔駑張,大雨中夜奔全身濕透又狼狽;很少有人懷疑過她的演技,也聽過她10秒落淚的功力,而在《瀑布》裡,她連眼皮、嘴角、青筋都在演戲,觀眾覺得不可思議,看了又大呼過癮。

為了《瀑布》,賈靜雯(右二)賣力宣傳,還當起一日店長。(本刊資料照)

我入行前已經是賈靜雯的粉絲,青春期看她演週末家庭劇《佳家福》,那時她16歲,還和陳凱倫搭檔主持青少年節目《歡樂青春大書包》。我踏入娛樂圈的第一個採訪通告,是徐立功「縱橫影視」春酒,受訪對象是賈靜雯、施易男,在菜鳥記者心目中,那可是《母雞帶小鴨》的經典組合。

賈靜雯這幾年歷經感情風波,益發成熟,成了智慧與美貌兼具的女性。(本刊資料照)

在台灣八點檔成為民視跟三立本土劇兩大陣營對戰之前,我是很愛看連續劇的。記憶中最後一次看賈靜雯演的八點檔,是台視《四千金》及其續集《情比姊妹深》,演她姊姊的是岳翎、鄭家榆,媽媽是影后歸亞蕾!之後她轉往民視,越來越家喻戶曉,聲勢在《飛龍在天》達到第一個高峰,對我而言卻逐漸陌生。

下一個階段,她前進中國大陸發展,從《倚天屠龍記》演到《天龍八部》,在台灣演過《武媚娘傳奇》,到湖南衛視拍《太平公主秘史》,她的群眾市場越來越大,可是那幾年,我卻都靠緋聞在記憶賈靜雯:她的名字和不同的男明星捆綁在一起、突如其來的結婚生女,以及之後滿城風雨的離婚官司。

在台灣成名後,賈靜雯前進中國大陸演出不少古裝劇。(網路照片)

那段時間不算短,當時覺得好可惜,明明是一個好演員,卻被各種風花雪月光怪陸離的新聞淹沒。後來她和修杰楷再婚生女、兩度帶女兒參加芒果TV實境秀《媽媽是超人》,一雙漂亮的女兒咘咘和Bo妞紅遍大江南北,卻又因同質性節目太多引發非議,最後中國大陸祭出「限娃令」:「原則上」不允許再製作明星子女參與的真人秀節目。

賈靜雯沒有不紅,也持續在曝光,但你就是快記不得她的戲演得怎麼樣了。

直到2019年公視與HBO ASIA推出《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把那個在職場上呼風喚雨、內心傷痕累累的新聞台副總監宋喬安刻畫得入木三分,你才忽然勾起回憶,原來她的戲很好。我至今記得她兩年前踏上金鐘紅毯的自信飛揚,彷彿宣告自己就是要來把視后獎座帶回家。緊接著Netflix《罪夢者》雖然評價兩極,但搭檔張孝全、王柏傑、范曉萱、許光漢的組合為一時之選,她的表現也沒有太大疑慮。

因為《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拿下了金鐘視后。(三立提供)

OTT平台對華語劇的投資參與,讓年過不惑的賈靜雯,有機會與好的作品相遇,而她一直讓自己維持在狀態中,加上天賦、實力與時光積累的智慧,讓業界及觀眾再次重新認識她。她說這兩年遇到好作品,像是在告訴她人生要有一些經歷,表演才會被導演們看見,讓她覺得很幸福。

我想起4年前她出的一本書叫《賈如幸福慢點來》,書寫她早年如何面對父親病逝、負債家庭與生計的考驗;也分享她在第一段婚姻中慘敗後付出的代價與習得的智慧。最終她仍遇見幸福,現在與修杰楷、3個女兒家庭幸福美滿。

嫁給修杰楷後,賈靜雯在女兒的包圍下,體會了幸福滋味。(翻攝賈靜雯臉書)

一個人若真心感到幸福,做什麼事就都對了。過往前塵,就像瀑布的轟隆聲,穿過之後就能聽見涓涓細流的平靜。

《瀑布》不是賈靜雯第一次演電影,卻讓觀眾看見她澎湃的演出能量。這是她第一次與金馬獎如此靠近的距離,儘管與王淨的自然出色難分軒輊,還有《美國女孩》林嘉欣、方郁婷這對來勢洶洶的母女檔,但其實鹿死誰手,對任何人都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