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吳慷仁成金馬最大遺珠 導演徐譽庭自責: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文|羅勻
吳慷仁為了《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增胖到84公斤。(華納兄弟提供)

第58屆金馬獎入圍名單昨(5日)公布,被看好以《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角逐最佳男主角的吳慷仁竟無緣提名,連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都形容吳慷仁是「最、最、最大的遺珠」。《我》片導演兼編劇徐譽庭表示相當自責,是劇本不夠好,拖累了吳慷仁的演出,她說:「對不起,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徐譽庭今(6日)在臉書透露,上個月某天晚上收到了吳慷仁的私訊,吳慷仁說自己又看了3遍《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真心覺得那是他至今最好的一次詮釋。徐譽庭透露,影界前輩也大讚吳慷仁這次的演出很動人,「吳慷仁不一樣了」。

徐譽庭形容「慾望似一坨待發酵的麵糰,越滾越結實、越等待越膨脹」。回想當初找吳慷仁加入《我》片時,她向吳慷仁說:「這部電影應該沒辦法讓你得獎,因為這個角色看似輕鬆,唯有懂得的人才會知道他有多不輕鬆,你願意加入嗎?」

徐譽庭表示,吳慷仁這次拿到了一個「不可以用力」的角色,必須在擺爛裡,陳述自己的寂寞、自我放棄;必須與角色的心境完全重疊在一起,絕對不可以「享受」自己的設計演技!

接著徐譽庭寫下了3個「很難」:「很難,首先演員必須克制、全然的相信;很難,因為該怎麼在嘻皮笑臉裡看到自我否定;很難,因為導演不許他有任何『演技』的痕跡。」

「很難,慾望在剪接的漫長過程裡被發酵了,看著每一顆鏡頭裡慷仁舒服無痕的表演,我們都知道它得來不易的背後,所以,我的慾望終究膨脹,我心心念念慷仁能被看見!」徐譽庭很欣慰在昨天金馬入圍發佈記者會上,聞天祥用了最、最、最大的遺珠來形容慷仁這次的難。

徐譽庭表示,收到吳慷仁私訊後,她在電腦螢幕前紅了眼睛,她很自責,「那時候,他深深的相信了我,甚至拋開所有演員都深深期待的榮耀,只是為一個應該不會讓他得獎的角色灌注全心全意,這對演員來說,是多麼多麼的難!所以,經過一百次自我省察後的我,必須誠實的向他自首,劇本不夠好,是這次合作最後的拖累!」最後徐譽庭說:「對不起,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