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提前交接拚刪Q 朱立倫決戰年底公投

文|周怡孜    攝影|鄒保祥 蘇立坤 周永受 賴一銀
朱立倫25日晚間在幕僚團隊的加油聲下,緩步踏入國民黨中央,正式宣布當選黨主席。

國民黨主席改選25日底定落幕,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以8.5萬餘票回鍋重掌黨魁大位,卻創下藍營黨員直選主席以來最低的得票率,僅45.78%,並未過半。黨內關注,倒數不到1個月就要上演的罷免台中海線立委陳柏惟案,將成為朱能否帶領國民黨重振士氣的重要指標,同時也是考驗他個人領導威望及政治動員能量的第一仗。

據了解,朱陣營已初步盤算,將提前接受黨權交接,全力投入罷免行動,藉此展現領導力,先求去除弱勢黨主席的標籤,進而與綠營在年底公投案對決。

激烈廝殺的國民黨主席爭奪戰25日落幕,朱立倫於晚間7時30分踏入國民黨中央,正式宣布當選黨主席,並發表演說。他一開場就沉重地說:「今天是以一個非常誠惶誠恐的心情,要跟所有國民黨的同志一起出發。」談話時手勢、動作不斷,但整晚表情凝重,深鎖的眉頭始終未鬆開,緊繃的神情全寫在臉上,絲毫不見當選的喜悅。

朱立倫(右)選前強勢壓制江啟臣(左),更在最後一刻操作棄保效應。圖為27日朱、江2人在智庫會面,宣示團結。

 

得票未過半 喊話團結

因為選情激化,最後關頭火力四射的朱立倫,開票當晚也一改強勢態度,改口喊出團結,強調「我們要從現在這一刻開始,團結黨內每一位同志。」一番話似乎透露他已意識到得票率未過半的「慘勝」事實,並在隔日馬不停蹄展開謝票行程,宣示要以「刪Q」罷免立委陳柏惟案及公投案,進逼民進黨政府。

黨內普遍認為,朱立倫陣營是靠著選前操作「恐中(張亞中)牌」發酵,才驚險當選。圖為張亞中24日出席活動。

朱立倫陣營選前使勁操作「亡黨感」及「恐中(張亞中)牌」,迫使不少黨公職及地方派系出面表態力挺,最後一刻才驚險擊敗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讓團隊上下嚇出一身冷汗。在勝選後2日,朱陣營已立刻召開祕密會議,針對下一步如何掌握黨機器進行沙盤推演。

本刊掌握,朱陣營已拍板決定提前接受現任主席江啟臣的黨權交接,接下來將以新任主席身分,全力投入罷免陳柏惟案,內部也已研擬朱親赴台中與民代合體宣講的相關計畫,就此展現新任黨主席的領導魄力。

為洗刷脆弱上位的陰霾,朱陣營已決定要提前交接黨權,接下來全力投入10月的刪Q罷免陳柏惟(圖)案。

挺朱人士認為,從選舉結果來看,同樣走中道理性路線的朱、江二人合計得票率近7成,比選前各方的民調總和還高,顯示黨員並未被「張亞中現象」的選舉激情沖昏頭,仍做出符合民意的選擇,「證明理性選民才是國民黨的主流,不用再擔心被極端勢力綁架。」

 

深藍與淺藍 加深對立

不過,黨內人士則擔憂,朱立倫此次主席選舉驚險勝出,事實上是加深黨內深藍與淺藍人馬的對立,且部分挺朱的黨公職人員,更是因憂心明年地方選舉成敗,或對張亞中的恐懼,為「保命」才做出不得不的選擇,「朱的得票並非是真正的黨員支持,不只深藍黨員他無法掌握,連本土派也未全面挺他。」

朱立倫25日晚間赴黨中央宣布正式當選黨主席,但未過半的得票率,似乎讓他臉上沒有太多喜悅。

該人士認為,朱立倫必須正視黨內整合問題,首要任務是化解黨主席選舉心結,即便27日已與江啟臣進行「朱江會」,「但朱立倫靠操弄恐懼才獲勝,雖然江啟臣、張亞中不會否認選舉結果,但短期內雙方陣營和支持者怒氣都很難一時消除。」

該人士提醒,朱除了要解決這些紛擾,接下來面對罷免陳柏惟案及公投動員,也必須展現強勢領導力,「否則稍有不慎,他很可能就會提前跛腳,甚至遭深藍逼宮,距離2024愈來愈遠。」

黨內人士認為,朱立倫接下來面對罷免陳柏惟案及年底公投案,必須展現強勢姿態,才能鞏固領導中心。圖為2018年九合一選舉。

也有藍營人士認為,朱立倫必須正視黨內深藍勢力及聲量逐漸壯大的事實,「力挺韓國瑜的深藍力量不但沒有消失,更持續集結。」但改革不能一刀砍,黨員結構與社會民意嚴重脫節的畸形現象,必須逐步處理,「號召失聯黨員回來或廣納更多黨員,稀釋掉深藍比重,會是較合適的方式。」

 

韓粉和柱粉 匯集挺張

「張亞中已經取代韓國瑜,成為深藍新共主!」一位深藍選區的藍委表示,張亞中此次選舉拿下超過3成選票,顯示他匯集了韓粉、柱粉等深藍支持人馬,甚至是長久以來一直痛恨民進黨、不滿國民黨太軟弱的負能量大集結,最後雖然敗北,但在黨內政治影響力已大增,未來很可能成為一股新勢力,但該人士也不忘強調:「國民黨不該被這批激進老人給綁架,否則距離重返執政的路,將是愈來愈遠。」

除了罷免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案之外,年底反萊豬等4大公投案是否過關,也成為朱立倫上任後的一大考驗。

面對聲勢突然暴起,張亞中此次在台北市及高雄市開出紅盤,各拿下42.63%及38.48%的得票率,被點名可參選2022年縣市長,但他選後第一時間表示還沒有規劃,他想要的是「救黨、救國、救兩岸」,願意扮演跟民進黨全面對抗的角色,言下之意也未把話說死,是否會複製前高雄市長韓國瑜過去敗選黨魁後參選市長、捲起韓流的模式,已引發藍營熱議。

一位挺朱民代直言,他不認同張亞中代表國民黨參選縣市長,「這次他選主席『亡黨感』已經這麼重了,參選縣市長只會讓國民黨離中道路線愈來愈遠,更非其他尋求連任的縣市長及候選人所樂見。」該人士指出,當年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通過初選後,一路在敵對陣營發動攻擊下慘敗,不僅自身選情以大敗收場,更外溢到其他縣市,「如果張亞中選六都,紅統言論勢必成為綠營攻擊的破口,讓藍營滿手好牌打到輸!」

張亞中聲勢暴起,匯集深藍支持者,一 度威脅朱立倫選情,未來有望複製韓國瑜路線,進軍2022。

另一位本土派台北市議員也說,要讓張亞中參選台北市或高雄市市長,簡直是天方夜譚,「母雞飛不起來,可能還壓垮小雞!」雖然張在主席選舉的得票不錯,也證實深藍在黨內的影響力,但那僅限於黨內選舉,並非代表主流民意,「這些力拱張亞中出來參選的聲音,恐怕是看笑話及反串者居多!不可能真正當一回事。」

 

擔綱造王者 回應期盼

「及早啟動明年地方選舉布局,是黨內目前對朱立倫的最大期待。」一位國民黨中常委說:「我投朱立倫,不是為了支持他,而是支持侯友宜。」他指出,朱當選黨主席,雖然讓明年選舉單純許多,至少不會讓縣市長感到黨中央拖垮選情,但朱未來也不該再有太多政治算計,「跟張亞中都選成這樣了,還想選什麼總統?」

該人士說,朱現在最好的政治路,就是當2024年的造王者,無論最後是新北市長侯友宜、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或誰的民調高,「只要黨內有共識,徵召又何妨?」朱應該避免重蹈過去前主席吳敦義時的提名爭議,別讓黨再度分裂,對國民黨之後的選情及發展才有正面加分,「現在藍營正處於最低谷時刻,朱這次終於願意回來承擔,這也考驗他將來的政治能量能再延展多少。」

蔣萬安(圖)被看好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市長,如今張亞中聲勢暴衝,也有人拱張取代蔣參戰。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