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反派就是演出自己的風格 《007生死交戰》奧斯卡影帝雷米馬利克連線專訪

文|翁健偉
雷米馬利克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後,加入《007生死交戰》飾演反派薩芬。(UIP提供)

以《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雷米馬利克(Rami Malek),拿獎後接的第1部片,居然是《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還扮演反派薩芬。等一下,以前不是講過不想再演反派了嗎?為什麼又破例了呢?

「嗨,我是真的講過,不想再扮演那種特定的反派了。」雷米馬利克曾在影集《24反恐任務》飾演恐怖份子,當時因為他遲遲沒有戲可演,只能屈就演出中東恐怖份子,但演完他決定拂袖而去,「我不想再扮演中東恐怖份子,對我來說要盡量遠離這類角色。」至於《007生死交戰》呢?他說反派薩芬是很好的機會,「讓電影的反派可以反映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好險他不是那麼跟我太相似,所以我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因此我決定演出,也很高興我接了。」

由於影史上跟龐德作對的經典反派實在太多了,,也難免會被拿來做比較,雷米馬利克很清楚這點,「我知道很多龐德電影都出現過類似的台詞,『我們有很多相似之處,不是嗎,龐德先生?』薩芬卻說:『我在跟自己的倒影對話。』我不會說他變態,薩芬覺得自己很獨特,覺得什麼事都能比龐德更優雅。他總是先發制人,對我來說他是沒法定義成好人或壞人,他無論如何都要超越龐德。」

他說拍戲總會有壓力,加入龐德電影更不可能例外,反而在《波希米亞狂想曲》詮釋真人真事後,覺得自己應付的還不錯,才可以勝任龐德電影的考驗。當然雷米馬利克也趁機重看了歷年的龐德電影,「選出我覺得最難演的反派,有一些的確真的是演到顛峰。我發現他們都不是很用力去演,就是這裡放一點,那裡放一點,越是不誇張反而更出色。」

另外他也重看自己喜歡的其他影史反派,「《黑暗騎士》希斯萊傑,《沉默的羔羊》安東尼霍普金斯,我也喜歡《空降危機》哈維爾巴登,但我最喜歡的反派還是《險路勿近》的哈維爾巴登。」雷米解釋跳脫龐德的世界,得以觀察這些很出色的演出,「但同時也告訴自己,忘掉這些反派吧,演出自己的風格最重要!在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扮演龐德的電影當中,不要再參考別人、學習別人,好好演個反派。」

他想透過演出,特別是薩芬的心理狀態,讓觀眾理解,「為何他會做出這樣殘酷的行為?好追求他以為的正義?」還在開拍前1年,就與導演凱瑞福永(Cary Fukunaga)交換意見,到底社會最害怕的是什麼?「我們把讓人會感到憂慮,甚至因憂心忡忡而產生動力的種種事物,套用在角色身上,為什麼他要把浩劫帶來這世界?所以我要放下自己的道德理解,花很多時間去思考。」

在某些特定場景中,觀眾會察覺薩芬帶有些日本元素,但又很難歸類,這都是刻意的安排。(UIP提供)

另外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某些場景,觀眾可以發現薩芬與日本的元素連結在一起。他解釋這也是很早期就跟導演討論過的,「凱瑞福永擁有日本血統,我們想要在特別的情境當中帶入這一點,凸顯優雅、整齊的元素,讓觀眾很自然平和地感受到,因為這與薩芬的行為恰成反比。」就是因為大多數電影,總是讓人一看到反派,就能清楚分析來自某些特定國家、背景,一如當年他在《24反恐任務》扮演恐怖份子,就很直接聯想到中東,「但這些都是我跟導演凱瑞一直很反對,極力要避免的手法。觀眾會在某特定場景,發現他的東方元素,卻又不會把他固定在某個時空。」

雷米馬利克也說頭一次看到丹尼爾克雷格以007扮相出現時,需要花力氣控制自己,「要專心,要全力演出,因為老實說是有點嚇人的。」他說看電影畢竟是坐在觀眾席上,演戲時可就是近距離,「簡直就是搖滾區,很難不被他的表演所影響、不自覺想後縮。」另外當薩芬的祕密基地,出現改良式日式花園的場景,也讓他嘆為觀止,「有時我會覺得當演員這麼久,應該沒有什麼事情會讓人大開眼界,但那可是少數目瞪口呆的片刻,反而更能理解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