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選舉結束,新任主席朱立倫除了要在最快時間內完成選後的整合、團結工作,彌補選舉過程出現的激烈對抗,接下來馬上要面臨公投、二○二二年地方選舉和二○二四年總統大選,三大挑戰環環相扣,一關比一關艱鉅,當選只有任重道遠的責任與戒慎恐懼的重擔。

年底四大公投受疫情影響延後,客觀環境已對國民黨不利,公投原是現任主席江啟臣的主場,但朱完全沒有迴避的空間,公投結果不但是蘇內閣是否改組的關鍵,也是國民黨能否由弱轉強,贏回人民信賴的指標。




明年縣市長及地方選舉,依地方執政版圖及施政表現,國民黨不但沒有敗的理由,且要趁勢追擊擴大戰果,從六都、縣市到基層選舉的提名布局作業,今年就應展開,時間早已不等人,就算朱立倫親自操盤,挑戰都不輕,且除了主要對手民進黨,後面還有民眾黨、時力。

三大挑戰之外,朱立倫當選黨主席的第一戰就是陳柏惟罷免案,若國民黨在此戰未能立下軍令狀正面迎戰民進黨並打下戰果,去年初罷韓後國民黨氣勢一路往下的教訓將重演,罷免案從來不只是民間,也不是地方的事情,而且從中央黨部到地方,從正規軍到側翼的全面動員,朱當選後能展現何種執行力與領導力,第一戰就要見真章。

江啟臣昨天落選後率黨務主管總辭,朱立倫對要不要在九月底提前交接,仍未下決定,朱的黨務人事也未確定,在此情形下,黨務要如何運作?人心、人事不定的黨中央,要如何指揮全黨面對十月的罷免戰和十二月的公投戰。不管交接與否,朱團隊都要馬上接手領導全黨就戰鬥定位。

這次主席選舉,朱從一個人的選戰打到全黨在恐懼中棄保投票,這對朱是一個嚴重的警訊,張亞中支持者爭的與其說是路線,不如說是對朱、江無力對抗民進黨的反彈,朱除了必須面對黨內基層、深藍對他的質疑,更要在深藍與社會中間選民的路線上找到平衡點,爭取社會多數民意的支持,否則再起之路仍恐是困難重重。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