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接觸確診者被迫隔離 《接線追緝》想出新招拍完全片

文|娛樂組
傑克葛倫霍身兼製片與男主角,演出《接線追緝》。(Netflix提供)

對於Netflix驚悚片《接線追緝》(The Guilty)來說,拍攝這部片碰上的意外狀況,就跟電影劇情一樣多,而且都出乎預料。因為就在開拍前夕,驚傳導演安東尼法奎(Antoine Fuqua)身邊有人確診、必須要隔離,於是只好想出變通辦法。

身兼製片與男主角的傑克葛倫霍(Jack Gyllenhaal),在2018年日舞影展看到丹麥電影《厄夜追緝令》(Den Skyldige)之後就念念不忘,於是動手爭取翻拍版權。經過2年多的努力,終於順利推動《接線追緝》開拍,但此時碰上新冠肺炎大流行,加上導演安東尼法奎身邊出現確診者,應該要隔離才對,但這樣就沒辦法拍片了?到底該怎麼做呢?

傑克葛倫霍說,因為無法預期是否會有下一個確診案例發生在劇組,假使又有人確診,就得停工12天,於是就得把握時間在11個工作天全部拍完,「我想已經習慣了,長期在舞台劇或其他地方表演後,即使處於異常的狀況也能苦中作樂。我喜歡表演時出錯時的隨機應變,多年以來,我喜歡拍戲時遇到這類狀況。」

於是劇組決定改裝廂型車,把監視器螢幕裝進去,好讓導演全程都在廂型車裡頭指揮大家拍戲。然後車子就停在攝影棚外頭的街上,前後再各停一輛車,然後再加上保全人員全程監視,確保不會有人違反社交距離。

因為在開拍前發現接觸確診者,導演安東尼法奎全程關在廂型車,遙控大家拍戲。(Netflix提供)

因為《接線追緝》全片圍繞著報案專線的接線員,因此大部分的戲份都是靠聲音演出。透過視訊軟體,演員都在另外一頭待命,等待導演指揮,好隨時跟傑克葛倫霍演出各種對話。如果你看過夯劇《紙房子》的話,基本上就跟教授在他自己的基地隔空指揮大家作戰,是一樣的道理。

導演安東尼說:「我覺得這也是難得的機會,因為電影就是關於哪也去不了的男主角,而我的狀況就跟他類似,只不過被關在廂型車裡。在這程度上,我跟他都有同樣的經驗。」因此每當傑克葛倫霍要找他講話時,就只拿梯子靠在圍牆上,在街邊隔空跟他喊話。當然如果要講一些內容比較私密的事,就打電話或寫簡訊了。傑克葛倫霍說這讓他體認到,表演這份工作是人際關係,「而這不能光靠送花就能辦到,而是跟你的朋友一起熬過某些過程,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