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董座社企使命

葉榮廷 搭建助弱平台 消滅貧窮

全家董事長葉榮廷今年五十七歲,兩年前他推動友善食光機制,對於解決食物浪費問題已初具成效,不只如此,對於節能、減碳、減塑也不遺餘力推動,他更說,最大的目標是希望能夠「消滅貧窮」。

葉榮廷坦言,消滅貧窮是一個單一企業無法完成的目標,全家力量有限,除了平常的弱勢關懷,也需要其他領域的夥伴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接近目標。他舉例,二○一一年開始就與勝利基金會合作,提供加盟全家的機會,合作開發身心障礙便利店,二○一一年至今拓展六間分店,為身心障礙者創造數十個就業機會,讓弱勢族群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葉榮廷說,從那之後,就有不少基金會也加入,讓全家某種程度上成為一個平台,若平台搭建得更大,就提供了更多的想像空間,距離目標也更近一步。

消滅貧窮以外,葉榮廷在環保上也著墨很深。比如在嘉義就曾打造全台第一家綠建築超商,之後也與工研院合作,利用工研院設計的AI節能監控系統,讓機器更有效能運作,減少電力浪費,這套系統也已經引入大部分門市,不只如此,全家的物流屋頂,也都架設了太陽能板。

而在減塑方面,葉榮廷說,今年的目標是要減少六十噸塑膠使用,重點會從包材著手,比如將方形的包材改成圓形,可以省下不少材料,此外,若能把塑膠材料改成紙製材料,效益更為明顯。

近年來消費者健康意識抬頭,葉榮廷認為,通路對於消費者的健康要負一些責任。為了讓消費者吃得更健康,全家推出了「Clean Label」行動,在鮮食、食品中列了「八大不添加」,即使是合法的添加物也不加。像這些對顧客健康有益處的事,全家都會持續推動,扮演好社會企業的角色。

受試者協會理事長

林綠紅 重視受試者權益減少遺憾

受試者保護協會理事長林綠紅今年五十一歲,投入受試者保護十三年,曾任前立委黃淑英助理,接觸幾個醫療糾紛相關的個案後,發現多是家屬不知道病患在世時去做研究,都以為是新的治療,她在二○○九年成立受試者保護協會,希望透過協會讓大家知道更多訊息,減少遺憾。

林綠紅指出,先前幾次檢體研究的案子,都出現人體研究中的大問題,「抽血等檢查剩餘的檢體,能否用在其他研究?」目前法令對於這塊,並未有明確規範。

林綠紅願望是,希望醫療機構及政府須遵循倫理跟法規,也希望能更重視受試者,因為受試者保護攸關民眾自主權及資訊隱私權;現在有很多研究進行,但要提醒成為受試者前,要了解研究也可能有不好的結果,不要一味認為是新治療方式,忽略自身權益。

部落造屋心靈重建

謝英俊 國土百年計畫應納入原住民

「我希望未來的台灣,對於原住民的態度,能展現文明的價值;並透過面對原住民的態度,找到台灣的價值。」

九二一大地震後,建築師謝英俊來到日月潭的邵族部落,協助當地居民進行災後重建。他帶著居民以環保材料與簡單工具自力造屋,在極低的經費限制下完成重建。對謝英俊來說,此一重建不只是房子的重建,還包括人際關係、社區關係、文化與產業的重建;從物質到精神、從房子到心靈。如此龐大的重建迄今還無法完成,謝英俊也在部落住了幾十年。

「幾百年的問題,可能要幾百年來解決。」進入原民部落逾廿年的謝英俊認為,台灣國土計畫必須重新思考,把原住民放進去;而國土計畫必須用一百年來規畫,「因為原民部落的議題,要用一百年時間跨度來看才能解決。」

落難者避風港

楊婕妤 期待台灣沒有國籍分別心

台灣關愛基金會創辦人、六十五歲的楊婕妤,卅歲那年在家裡照顧第一個無依無靠的愛滋病患。卅五年過去了,關愛已照顧逾千名愛滋病患或愛滋寶寶、在台灣落難的外國人、六百多名本國籍或外國籍的孩子,其中三百多名移工子女已回到母國,由家人或當地社福單位接手照顧。

楊婕妤從一九八六年開始照顧台灣的愛滋病患,一九九七年有外國神父請她幫落難的外國人,二 ○○八年後,愈來愈多懷孕的移工、帶著孩子的移工媽媽找她幫忙。楊婕妤說,移工來台灣幫我們這麼多忙,我們怎能不幫他們?但她面臨最大困難在於人們對於他們工作的不理解。希望更多人理解這些人的處境,理解了,就能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他們的工作。

「我希望未來的台灣,是一個沒有國籍分別心的社會」。

從立院回社會倡儀

林麗蟬 強化移民政策留住新住民

來自柬埔寨的林麗蟬卸任不分區立委後,持續致力新住民事務,她的願望是成立移民政策研究基金會,站在呼籲的角色協助政府,完整的移民政策需要花時間、人力及預算。

林麗蟬說,中央沒有完整且具體的移民政策,你要告訴未來可能需要的人才,要吸引他們來台灣,總要有什麼具體誘因。但如今,政府連生活在這裡的新住民都不一定留得住。

政府花很多預算補助新南向,包括研究、學雜費、每月補助,孩子畢業後,台灣要用什麼方式把他們留下?台灣生活品質在亞洲國家確實不錯,但政策無法支持他們留下來,或許大家還看不到完整的移民政策對台灣是多麽重要。

林麗蟬認為,立法委員只是暫時在這職位上的名稱,如今她重回社會倡議,推動事情的思考面向更廣。

南大附聰勾勒願景

陳秀雅 盼聽障生性平OK愉悅成長

台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的圖像是OK手勢,從家庭、學校、社會勾勒願景,期待聽障生能愉悅成長。

南大附聰九年前爆發多起學生間累積已久的性侵案,引起社會震驚。南大附聰校長陳秀雅引翟宗悌的觀察與研究,強調經過這起性平事件,學校在師生、家長努力下,已有重大改變,成為讓學生安全、快樂、有效學習的場域。

同儕間會互相影響,翻轉弱勢的努力,讓學生不再沉默無聲。陳秀雅表示,之前有學生在同學面前惡作劇,比出不雅的動作,立即遭舉報。她強調,「目標是教育,不是定罪」,而是希望讓孩子知道,這樣做是不對,進而內化到肢體、語言,並能合宜互動。

南大附聰盼以愛為本從心出發,成立聾人教育中心,修法讓被強制參加親職教育的中低收入戶獲補貼。

福興基金會開班

林宜錚 友善移工善盡社會企業責任

衛武營、高雄電影中心、市立圖書館、駁二藝術特區、書店,都能看到福興文教基金會參與的蹤影。董事長林瑞章行事低調,幾乎不接受媒體採訪,只有福興舉辦的體育活動,是少數能見到他公開發言的機會。

福興兩千九百多名員工中,菲律賓移工約兩百人。在基金會執行長林宜錚眼中,移工和台灣員工唯一的差別是,他們最久只能在台工作十二年。這讓林宜錚反思:「那在移工同仁離職前,我們能一起創造什麼?」離家到幾萬公里遠的工廠工作,是他們無法選擇的命運,福興提供教育機會,不讓移工在異鄉感到寂寞、沉重,這也是福興開設理財班、中文班的宗旨。

林宜錚說,圓夢計畫只是起點,透過福興移工故事,她要向更多人分享企業責任的多元面貌,也拉近人們與移工的距離,「所以我們需要繼續倡議。」

One-Forty移工學校

陳凱翔 希望移工對台留下美好印象

One-Forty(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創辦人、卅一歲的陳凱翔應該是台灣最了解移工的人之一。過去六年陳凱翔帶領One-Forty,開創台灣人認識、對待移工的新方式。

One-Forty創辦於二○一五年七月,當時台灣有六十萬名東南亞移工,在兩千四百多萬人口的台灣,每四十人就有一位,One-Forty因而取名。

One-Forty創立宗旨是「在台灣蓋一座東南亞移工學校」,希望移工透過學習中文,更快融入台灣社會;他們也有商業課,建立移工理財、創業、財務、行銷等觀念,回國後有能力開店或找到更好的工作。也有化妝、攝影等才藝紓壓課程。

陳凱翔希望每一個從異鄉來到台灣工作的人,都能在離開時留下對台灣的美好印象與回憶,讓台灣的友善形象在全世界發光。

罕病兒催生立法

陳莉茵 讓更多人看見罕病家庭需求

罕見疾病基金會創辦人陳莉茵現年七十一歲,創辦罕見疾病基金會已逾廿年。

當年因為次子吳秉憲四歲時被診斷罹患「高血氨症」攜子赴美求醫,原本想移民美國,想到其他曾協助向外國藥商購買藥品的罕病患者,是否也有同樣的求生機會,轉而決定留在台灣尋求制度改革。

一九九九年六月五日成立罕見疾病基金會,努力奔走下,二○○○年一月十四日「罕見疾病法」三讀,不料二○○五年,原本病情控制良好的吳秉憲卻突然因心臟衰竭去世。

「我們不可能照顧孩子一輩子,但制度可以」。陳莉茵說,罕見疾病的病程很長,這些患者可能會慢慢失能,雖然罕病基金會廿年來有一些成績,但制度永遠還有改善的空間和進步的可能,將持續在這條路上努力,也希望更多人能看見罕病患者和家庭的需求。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