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子鴿2經歷再被空軍、警方打臉「查無此人」 連出版社也遭殃

文|陳凱俊
條子鴿在文章被抓包疑點重重後,就連個人經歷也被發現疑似造假。(翻攝自條子鴿臉書)

以筆名「條子鴿」在網路上發文甚至出書的酈姓退休警員,日前分享一則故事,聲稱自己開了某行政院長兒子的違規罰單而遭記申誡。然而條子鴿的故事很快就被發現有諸多疑點,引發各界質疑,就連他在自己臉書粉絲專頁上的經歷也被放大檢視。他自稱曾擔任戰機飛行員、刑事警察,但先後遭到國防部和台北市警察局打臉否認。

「條子鴿」4日在臉書發文,指出自己當年擔任國道警察時,因為開了某行政院長兒子的交通罰單,就被長官以「態度不佳」記2支申誡,文末還意有所指的提到「遠在日本的謝先生」,暗指該行政院長就是現任駐日代表謝長廷,而違規者為其養子張維洲(原名謝維洲)。

但條子鴿所敘述的故事中被發現有許多疑點,最關鍵就在於他任職北市警局的時間,與謝長廷擔任閣揆的時間點不符,謝長廷也反擊,呼籲若條子鴿能拿出證據,他願意下跪道歉。

吳崢昨公開北市警局回覆,證實條子鴿(酈俊睿)在擔任北市員警期間,「無因執行交通攔檢勤務而收申誡二次處分之紀錄」。(翻攝自台東縣警察局/吳崢臉書)

條子鴿擔任警員的資歷因為這篇故事開始被外界放大檢視,北市議員林亮君向市警局索取資料查證,警方回應,「酈先生民國96年11月至101年10月及103年10月至109年12月服務於本局萬華分局擔任警員期間,無因執行交通攔檢勤務而受申誡二次處分之紀錄」,直接粉碎了條子鴿所述的「2支申誡」一說。

條子鴿在自己的個人簡介中,洋洋灑灑寫道他的經歷,「從戰機飛行員變成基層小警員,一路上當過鎮暴警察、派出所管區、霹靂小組、國道警察到刑事警察」,但立委王定宇向國防部空軍求證,空軍回應:「經查本軍未曾有『酈』姓人員擔任飛行員。」讓王定宇痛批,條子鴿連基本人設都說謊,「這是毀壞我空軍軍譽,用假身分、假故事賣錢,算不算詐欺啊?」

國防部回應王定宇,表示空軍從未有酈姓人員擔任空服員。(翻攝自王定宇臉書)

此外,條子鴿也聲稱當過刑事警察(即偵查佐),不過根據台北市警察局表示,自2006年至2020年間,北市警轄下單位,包括北市刑大、14個分局、少年隊及婦幼隊在內,從未有「酈」姓偵查佐,就算他曾支援過偵查隊,也不代表他具備偵查佐身分。

條子鴿的經歷被爆出有許多瞎掰的成分,他去年於寶瓶文化所出版的從警生涯紀錄《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也被質疑真實性,導致不少讀者湧入寶瓶文化的臉書留言,要求出版社出面解釋,有人諷刺寶瓶文化是否將條子鴿的作品當成「奇幻小說」來出版,也有人說,雖然出版社不是調查局,可能被作者欺騙,編輯也可能是受害者,但若查證確實是詐欺,出版社和推薦的名人應該出面道歉。

條子鴿去年在寶瓶文化發行的作品如今也被質疑真實性。(翻攝自條子鴿臉書)

然而條子鴿事件延燒至今,寶瓶文化仍未做出回應,根據《ETtoday》報導,寶瓶文化僅透露,目前正在和律師討論相關問題,暫時不方便對外回應。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