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完007最後一個鏡頭 丹尼爾克雷格、工作人員全淚崩

文|娛樂組
因疫情延後上映因素,讓丹尼爾克雷格意外成為上任最久的007情報員。(UIP提供)

為了替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g)最後一次演出龐德電影《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造勢,先行在Apple TV推出紀錄片《身為詹姆士龐德》(Being James Bond),他與2位製片一起細數這些年來身為龐德的點滴,也揭露拍完《007生死交戰》最後一個鏡頭,全場工作人員都哭了。

身為007電影製片人,麥克G威爾森(Michael G Wilson)與芭芭拉布羅科利(Barbara Broccoli),回憶起當年宣布丹尼爾克雷格成為新一代龐德時,引發了許多騷動。記者會安排他搭乘快艇出場,由於規定搭船一定要穿救生衣,結果媒體紛紛質疑「穿救生衣的007?」來消遣他們找錯人。於是就在這樣質疑的聲浪底下,冒險開拍《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

儘管被罵到臭頭,丹尼爾克雷格卻專心鍛鍊健身,埋伏在巴拿馬沙灘上的狗仔隊,捕捉到丹尼爾身穿四角泳褲、從海裡冒出來的畫面,沒想到這張偷拍照意外扭轉了輿論,只因為丹尼爾克雷格的精壯身材一覽無遺!瞬間大眾就愛上了這位007!

當然3人承認,隨後開拍的《量子危機》(Quantum of Solace)由於考量編劇工會的大罷工即將展開,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時間點,最後只好決定緊急開拍,卻也因此影響了電影本身。在沒有完整構思出全面的劇情時,也只能這樣將錯就錯。

而2012年的《空降危機》(Skyfall),被公認是最棒的代表傑作。製片芭芭拉說當時只知道這會是茱蒂丹契(Judi Dench)最後一次扮演M夫人。丹尼爾克雷格在拍完M夫人斷氣、死在自己懷裡時,也感覺到情緒異常悲傷,而這場戲拍了好幾天,讓他感受到離情依依。

至於片中搶戲的反派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 在審問007時,對他不斷上下其手,還嘲笑007「真可憐,第一次被男人摸」,007立刻反唇相譏,「你怎麼知道這是我第一次?」製片芭芭拉對這場戲讚不絕口,但電影公司要求要剪掉,覺得這樣太超過,她堅持非得保留。結果在英國首映時,全場觀眾忍不住拍手歡呼叫好,讓芭芭拉覺得自己才是對的。

不過接下來《惡魔四伏》(Spectre)也讓丹尼爾克雷格覺得該辭演007,主要是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身手不如以往,過去可以親自上陣的武打場面,開始覺得吃力。加上開拍前腳斷了、走路就會看出哪裡不對勁,必須穿著仿生義肢、幾乎是硬撐的方式才能走路。片頭一開始的亡靈節場面浩大,動員了1,500人充當臨時演員,丹尼爾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

至於《007生死交戰》的確是被製片芭芭拉布羅科利「催生」的成果,原本丹尼爾已經表示不想再拍了,芭芭拉告訴他:「還有事情要了結。」因此會把之前沒交代的,一起說清楚。丹尼爾說每次拍007都很難,但這回最難拍,「因為大家心裡都這樣想,『最後一次,一定要盡全力。』」

而丹尼爾拍的最後的一個鏡頭,是特地挑選過的,讓他一路跑到鏡頭外就此消失。原本晚上拍攝的戲份,不需要到現場的工作人員往往都不會出現,但這天大家都來見證最後一次演出007的丹尼爾克雷格,還掉下淚。芭芭拉說:「真的都在哭,哭出來了。」丹尼爾說:「能夠起床跟每一位工作,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