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山上工作,半個月回家一趟是常態,工寮就是工人的家,兩坪大貨櫃擠六至八人,也有人睡帳篷、貨車車斗。工寮廚娘伍妮馥隨丈夫,兒子入山工作,她說「家就在這裡」。

五十歲潘朝文的妻子預計下個月生產,只能以視訊訴相思,他說「這就是工人心底的苦」。來自南投的吉孝穎說「為了四個孩子及一家生計,再苦也要忍」。




南橫各工區的施工人員以原住民為主力,每個工人都有屬於各自的故事,背後要撐起一個家。同一工區的人大多有同鄉情誼,一個拉一個,也有父子檔、兄弟檔,老手教新人,朝夕相處下凝聚力強,也建立革命情感。

在南橫有卅年施工經驗的營造廠老闆鍾享建,廿多年前在梅蘭明隧道遭落石擊中險丟命,他說,工人賣命賺辛苦錢撐家計,帶人帶心,就是對工人讓利。

五十五歲何明義來自南投縣信義鄉布農族,十八歲就來南橫工作,從基層工人晉升為小包商,帶領一票同鄉族人入山,他說,當地日夜溫差約廿度,高山工程除了體力,更是意志力考驗。四十三歲史彥玟是蜘蛛人團隊工頭,他是基督徒,每次上工前都會禱告。

中午時段,向陽路段的施工人員陸續走回工寮,各自拿碗公裝飯菜,在工寮外席地而坐大口扒飯,一桌飯菜很快就見底。工寮廚娘「小雯」廿八歲,與大她四歲的「阿成」結婚二年,攜手上山打拚。她每天清晨四點起床煮早餐,中午有其他工地搭伙,要準備將近三十人份。她說,在山上幾乎花不到錢,因此想多存錢。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