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我國有一個死忠兼換帖的兄弟,那可不是美國,而是已改名史瓦帝尼的史瓦濟蘭王國,非洲唯一的我國友邦。尷尬的是,它竟是非洲最後一個維繫著古老絕對君權的君主專制國,最近爆發抗議風潮,國王恩史瓦帝三世出動軍隊鎮壓,引起國際矚目。

我國與史瓦濟蘭的關係早在其獨立前就開始,常有史國親王來訪;那時都是稱為訪問中國,是訪華而不是訪台。史瓦濟蘭獨立的日期一九六八年九月六日,是一、兩年前就磋商好的日期,時任總統蔣中正該年六月指派號稱「非洲先生」的外交部政次楊西崑為特使出訪;楊西崑不只是去祝賀,獨立日雙方就簽署建交公報,四天後我外交部宣布已與史國建交。




兩天後,中華民國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其他十四個理事國向聯合國大會推薦,史瓦濟蘭應被獲准加入聯合國,聯合國大會後來通過史國入會案。當時,中共積極推動入籍聯合國案,史瓦濟蘭成了我國生力軍,當時外交計算兩岸在非洲的實力,因為增加了史國等三個新生國,與「匪」(當時用語)是廿比十三,還頗為得意。

史瓦濟蘭從不辜負中華民國,每次表決「排我納匪」案,一定堅決投下反對票。即使後來許多國家紛紛轉向,中華民國以七十六票比卅五票的懸殊票數被逐出聯合國,史瓦濟蘭仍然是卅五張鐵票之一。

蔣中正很重視史國邦交,派遣農技人員協助發展農業,史國高層官員訪台皆以高規格接待。蔣中正驟逝時,當時史瓦濟蘭王子甘必尼剛抵台訪問,他立即接受史王訓令向我致哀。史王索布札二世後來逝去時,蔣經國總統致電申唁,行政院並指示各機關學校下半旗三天,以表哀悼。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