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起駕,回家》選摘 八之五

文|宴平樂 繪圖|欒昀茜

300顆「鴨頭」、1把仿90手槍、1樁銀行搶案、一堆在外追捕他們的「賊頭」─怎麼辦!?(手槍從口袋裡掉出來)趕快戴上斗笠,混進大甲媽祖遶境隊伍跟著往南逃啊!

一場混跡於遶境隊伍中的大逃亡(用走的)就這樣慌慌張張展開…

走到鐵腿的黑道兄弟(也會怕腳起水泡),媽祖將帶他們走到哪裡去?

境,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當一個人從擁擠、喧鬧的大甲城出來之後,看著兩旁的攤販吆喝,路上的人們展露笑顏,漸漸地讓人感受到活力與熱情在消退後的寧靜。

大甲溪橋上,到處擠滿了人,也因為這一段路300多公里,媽祖鑾轎分成3班,不分晝夜地往嘉義徒步前進。隨香客只有獨自一個人,一雙腿,轎班可以輪流抬轎,可是隨香客的腳沒辦法輪流,因此決定徒步的信眾,只能選擇走在大轎前面。

在大轎前面,有路標指引方向,也有路旁熱情的民眾提供補給品,但是如果大轎過去,這些補給品就會全部收起來,畢竟這些物資、信眾,都是自發地來跟隨媽祖,隨香客能享受的物資,算是一種沾了媽祖婆的光,所以徒步跟隨大甲媽祖遶境,需要走到大轎前面,盡量不能落在後頭。

大甲溪橋上,風大雨急,隨香客們紛紛停下來穿戴雨具。蔡正國壓低了斗笠,雨水沿著帽緣落下。連抱怨的時間都沒有,他們只能低著頭往前走。越到靠近子時大轎啟程的時間,滿天的風雨就越大,許多人縮在根本無法遮風避雨的加油站裡,期盼著風雨可以稍微小一點。

蔡正國抓了一顆素包子在後面喊著,只是陳肇仁推著手推車一路往前疾走,根本不想理會土豆,直到王秀娟一把抓住他的雨衣:「等一下啦,土豆在叫你,你沒聽到喔。」

陳肇仁:「剛剛那個阿婆那麼老了,這麼多人你們就這樣把她丟著,她如果受傷怎麼辦。」

王秀娟:「你不是很誠心,媽祖婆會給她保佑啦。」

蔡正國追了上來,拿著包子給陳肇仁。

蔡正國:「吃一下啦,熱的捏。」

陳肇仁:「不餓啦。」

話一說完,陳肇仁轉身就繼續往前走,蔡正國一口咬著包子,無奈地跟上去。

風雨,漸漸歇了,潔白的月亮,在雲中露了臉。海風透著濕冷,才一出城鞋子就濕了。坐在清水朝興宮的廟埕外,人潮漸漸聚集。

晚上10點半,距離大轎啟程還有半個小時,他們從大甲走到清水,沒有什麼太多的疲累感,有的只是蔡正國的抱怨,但是這些抱怨,都在看到陳肇仁始終不開心的表情後,全往肚子吞了回去。

陳肇仁坐在廟埕的雨棚下,蔡正國拿了一碗稀飯給他,陳肇仁瞪了蔡正國一眼後接下稀飯,終於還是拿出碗筷。

蔡正國:「幹,這樣就對了,自己兄弟,為了一個阿婆吵架是算什麼。」

陳肇仁沒講話。蔡正國看著人來人往的廟埕、點心攤,笑著推了陳肇仁:「你的方法不錯捏,這麼多人,就算賊頭要找我也不可能找的到。」

陳肇仁:「你們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

蔡正國想起了黑面的那一槍,還有金順炷倒在血泊中掙扎的樣子。金順炷還能活嗎?如果他有幫金順炷叫救護車,到時候如果被抓到,刑期會不會比較輕一點?

這些念頭閃過蔡正國的腦海。但是只有一瞬間,馬上就被他不甘心的想法淹沒。金子不在他手裡、槍也不是他開的,憑什麼他要因為黑面去跟警察自首?

蔡正國:「不想講啦,我去廁所一下。」

陳肇仁:「欸,旗子留下來,不可以進廁所啦,我顧啦。」

蔡正國不耐煩地把背包整個卸下來放在陳肇仁腳邊,走進廁所的時候,還給了王秀娟一個眼神,王秀娟跟著他走過去。

陳肇仁獨自走進廟裡,拿著旗子蓋了印,投了香油錢,拿了一張平安符綁在旗子上。

站在媽祖婆面前說:「媽祖婆在上,弟子阿仁,今天跟大甲媽祖要往嘉義奉天宮徒步遶境,8天7夜全程參與,希望媽祖婆保佑我的媽媽,身體健康、平安,我的學業怎麼樣不強求,希望可以保佑我賺到錢,保佑我叔叔業績蒸蒸日上,保佑我舅舅生意興隆,保佑我阿嬸工作順利,保佑土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保佑阿娟跟土豆的感情和睦,到時候等我走回來,再來跟媽祖婆請安。」

拿著遶境旗,在天公爐上過了火。

其實,蔡正國說與不說,都沒有什麼關係,畢竟他們兄弟一場,也一起上路了。

今天的事情,不管再怎麼糟,陳肇仁也不可能把蔡正國拋下不管。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