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偷打疫苗】打好心肝疫苗後致歉 PChome董座詹宏志:我的判斷力是有問題的

文|謝文哲    攝影|董孟航
PChome董事長詹宏志為打好心肝疫苗發聲明致歉。(本刊資料照)

台北市好心肝診所違規施打疫苗風波越演越烈,就在今(11日)陸續有藝人出面承認施打後,PChome集團董事長詹宏志也發出聲明致歉,承認自己確實是其中一員,但強調是接到診所通知,並非主動要求,坦承自己「判斷力有問題」。

詹宏志聲明「那個晚上我在好心肝診所」全文如下:

是的,在那個人山人海的夜間診所裡,我的確是其中一員,而且接受了一劑的AZ疫苗注射…。

在那一天(6月8日)下午,我得到好心肝診所的通知,希望我能夠到診所接受疫苗注射,他們正在安排,但必須在當天完成。

長期以來佩服許金川醫師的仁心仁術與濟世悲願,我一直是他基金會的募款志工,也是固定在診所看病的病人,對醫院的通報不疑有他。

聯絡的醫院同仁要我當晚攜帶健保卡前往,我在晚上7點半依約抵達診所,卻被診所的門庭若市大吃一驚( 不是應該避免群聚嗎 ),心中也有點困惑。醫院的工作人員效率很高,他們提示資料卡與疫苗接種卡要我填寫,人雖然多但很快就排到了,迅速接受注射之後,醫護人員要我在長凳再坐30分鐘,確定沒有任何反應才離去。我坐了半小時,中間有熟人認出我來,過來和我打招呼,現場人群各種年齡層都有,我也看到一位熟識的年事頗高的教授擠在人群之間。半小時過去,我沒有感覺任何異狀,我就自行離開了。

當晚稍晚,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質疑,何以診所能有數量龐大的疫苗,我心中才發現自己做錯了事。雖然好心肝診所可能是因為我的志工身份好意把我放入施打名單,但如果台北還有各種醫護人員尚未得到接種機會,我這樣的身份僭越了排序類別,當然是錯誤也不應該的,雖然我不曾主動要求,但我的判斷力是有問題的。也許這段時間我對自己的高風險性( 年過65又有雙重慢性病 )有點憂心,讓我失去平日較健全的判斷,一接到醫院的通知,高高興興就跑去了,忘了還有比我更需要的人。

疫苗已經打在身上,再愧疚也很難還回去,只能在此向所有關心的朋友致歉,並且設法在未來的時間裡能為疫情做點別的事,做為彌補。

我從來不是一個會運用特權的人,從前不是,未來希望也不會。也希望台灣很快可以取得足夠的疫苗,讓國人免於恐懼等待之苦。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