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教學覺得虧 明星大學男大生怒告校方「還我一半學費」

文|張憶漩
男大生上了一整年的線上課程,怒對校方提告。(示意圖,東方IC)

疫情壟罩全球2年,遠距上班上課逐漸成為常態,然而一名離鄉背井來到大都市「建立人脈」的日本大學生不服,他認為學校沒能提供面授課程就是一種「義務不履行」,應該吐還一半學費作為賠償。

位於日本東京都日野市的明星大學被學生提告,據《朝日新聞》報導,興訟的男大生A認為,其實有很多學生都對線上課程抱持焦慮與懷疑的情緒,「總有人該發聲」。現年才19歲的A生表示,他懷著「將來想成為公司經營人」的想法報考明星大學工商管理系(經營學部),但去年4月入學時,學校不但沒能為新生舉辦入學式,系上一整年的課程也都在線上進行。

A生無奈表示,他每天只能獨自盯著電腦,看看學校錄製的教學影片再提交課堂報告,與教授零互動,也沒有下課後和同學討論、聊天的機會,他遠離父母來到東京獨自生活,因為疫情也無法外出打工,孤獨感和對學校的不信任感日益增加。

70歲的老父鼓勵他,「應對不合理的事情提出質疑」,A生於是考慮提告。他在訴狀中向日本文科省(相當於台灣的教育部、文化部與科技部)呼籲,應要求各大學詳細給出無法進行面授的理由;且既然無法面授,就應該設計出一套讓學生和教授有機會互動的機制。

另外,A生認為,學校沒能提供面授課程已經構成「契約義務不履行」,要求校方支付約140萬日元(約新台幣35.5萬元)的賠償金,其中包含一半學費,以及無法使用校園設施等學生應享福利的損害賠償。

據了解,明星大學在2020年春學期確實因為疫情而全面採線上授課,但自秋天起,有部分課程恢復面授,不過A生所在的工商管理系選擇維持線上授課,期間曾為一年級新生進行過2次實體活動,讓他們有機會和學長姐及教授交流。校方目前僅回應「未收到學生訴狀,無法確認投訴內容。」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