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病床4】防疫公車上高速公路 消防員卻得自搬折疊椅、無安全帶可繫

文|蔣宜婷 李振豪 王思涵 陳昌遠 蕭函青 陳虹瑾    攝影|翁睿坤 林煒凱
負責北患南送的消防員,在防疫公車上僅能坐摺疊椅,有行車安全疑慮。(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提供)

如今,最及時的解方仍是「北患南送」,由消防隊員配一名公車司機開「防疫公車」,將北部確診病患送到中、南部檢疫所,若確診者病情變化,再就近就醫。「公車勤務」已成雙北消防員的例行工作,他們遠送患者到台中、彰化,一趟勤務從接送民眾、到折返就要6小時,「甚至也有晚上10點多出去,凌晨4點回來。」台北市防疫專責分隊消防員楊適瑋說。

北患南送 消防員:勤務繃到無法再緊

「北患南送」無疑增加消防員本已沉重的工作負擔。楊適瑋解釋,公車勤務必須每天排固定2名人力,「其他人在救護車輪替就會多吃一點班,我們分隊一天就跑了23趟救護,在跑的人會是什麼狀態?回來脫裝備、消毒,再出去,一直重複,大家已經把線繃到很緊,無法再緊下去了。」

防疫公車無法開空調,全副武裝的消防員和司機必須忍耐動輒6小時以上的高溫外,也有嚴重的安全疑慮。新北市一名不願具名的消防員指出,跑過多次公車勤務,由於公車沒有副駕駛座,他得坐在自己搬去的摺疊椅,沒有固定、沒繫安全帶,在高速公路為司機引路,「有些分隊會選擇不跟司機坐,但跟患者坐,也只有用塑膠布區隔,就看你要選擇哪一種危險。」市區公車亦不適合跑高速公路,他曾經聽聞有分隊開到一半引擎過熱,「整路只能用車速60、80拖過去,車速慢也是危險。我們想到最好的方法,是用統聯或國光這種客運來改,至少副駕一定有安全帶,空間也能讓患者梅花座。」

確診病患在醫院的戶外留觀區等待病床。圖為台北市聯合醫院。

「政策一直在修正,以去年來講,零星採檢出來的2、3個(確診者)、密集接觸者,我們一定會超謹慎,讓他們乖乖待在防疫旅館14天。一旦有輕症,一定住院。但現在的雙北有辦法這樣嗎?」雙北病患爆量,新竹東元醫院急診醫學科主治醫師謝政勳說:「病人從雙北運到新竹以南的地區,是勢必會發生的事情。」他指出,北患南送的過程,其實去年就演練過,「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以人道為基準點。很多(中南部)人抗議雙北送病人下來,但如果送下來的是你的親人呢?」

 

同島一命 SARS醫:這次像是海嘯

同島一命,亞東醫院也仍在擴充病房,亞東醫院胸腔內科主任王秉槐表示,去年衛生局的應變計畫中,亞東要達到140床收治責任。所以陸續清空中?王秉槐說:「對。但還是要考慮到感控,比方說隔間、通風,都要改一下。」預計何時完成?他流露出抱歉語氣說:「我們會,我們真的會盡快,可是這個看起來真的像海嘯一樣…」

亞東醫院胸腔內科主任王秉槐因照顧確診病患而匡列隔離,卻因醫護人力嚴重不足,7日後三採陰性,就與指揮中心討論後解封回院。(翻攝亞東醫院官網)

該道歉的究竟是誰?恐怕也不是現在最急迫該釐清的事。王秉槐說:「真的不得已,要傾全國(醫療資源)之力。雙北雖然是醫療量能最高的地方,但大家可以去看去年紐約,其實也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都市,那麼密集的人口,爆發起來才厲害。所以有時候不得已,比方說要送到桃園,比較遠的地方,來協助我們…」所以確實有重症患者陸續送出?「是,有一些重症的。我們病房還沒有陸陸續續整理起來的時候,我們真的沒有辦法消化…」

亞東醫院已經緊急施工增設隔離病房。(讀者提供)

23年的醫師職涯,王秉槐經歷SARS,那時他在台大醫院任職,兩疫對比,他說當年台大醫院的物資非常不足,這次物資相對充足,「但病人非常多,當初(SARS)病人沒有那麼多,我們還可以勉力用醫院裡的隔離室或單人房,就盡量(把病患)扛下來…」他又說,如今情況與當年不同,「現在感覺我們很有可能,我們全部的內科病房,都要撩落去。」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