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病床番外篇】家庭群聚感染連環爆 民代里長疲於奔命「萬華整天都是救護車、哨聲…」

文|蔣宜婷 陳虹瑾    攝影|王漢順
萬華議員服務案件量暴增,市議員郭昭巖近日會勘時,全程口罩面罩不離身。(翻攝自郭昭巖臉書粉絲團)

萬華區民代、里長電話接不完,面對生命等不到病房、輕症轉重症、甚至在眼前溘逝,大多時候無能為力。台北市議員郭昭巖說,服務案件每天都在新增,許多輕症確診者被告知「在家裡等」,有民眾一等3天,「那3天就很可怕,又不是每個家庭都有1人1室、1人1衛浴,尤其萬華有些家庭空間蠻小,所以就很容易感染到家人。」

「每天我都好害怕,不希望聽到不好的事情…,」郭昭巖受訪時一度哽咽,她舉例,有一名萬華居民PCR核酸檢測確診陽性後不敢回家,又因等不到病床,只能坐在醫院走廊,一等就是數日,等待期間,家中妻子又確診。

郭昭巖又說,一名萬華單親媽媽確診,病床是等到了,兩個小孩卻無人協助安置,郭昭巖協調社會局介入,孩子生活暫時無虞之後,其中一名孩子卻開始發燒,最後也確診。這名單親媽媽在病房內打電話請求協助,希望能和孩子住在同一間病房,郭昭巖只能無奈回應她:「現在有病房就趕快先住進去了…。」

 

一家四口,三人感染

「已經忘了從哪天開始,萬華整天救護車、哨聲響⋯,」在社區第一線,市議員吳沛憶目睹疫情變化,電話幾乎沒有停過,「很多人已經打衛生局1922求助無門,等待很多天沒收到通知,或在等待期間,覺得自己狀況已經很不好了,才會打到我們這裡來。」

先前輕症確診者被告知在家等或在家隔離的情況,已造成不少家庭內感染。吳沛憶說,「我這週處理的,幾乎都是家裡有一個人確診,其他人陸續確診的狀況,他們沒辦法1人1室,1傳2、1傳3,又有更多人需要送檢疫所、送醫院,」她受訪前才接獲一通民眾陳情,對方是一對夫妻有兩個孩子,其中3人已經確診,「媽媽是重症患者,終於進馬偕,爸爸今天帶兩個小孩去做採檢,結果爸爸跟兒子都是陽性,女兒沒有,他就問我,如果他帶兒子去檢疫所,那女兒該怎麼辦?一家人如果感染,就會有兒女照顧、長者照顧的問題。」

萬華是本次疫情首波重災區,圖為5月19日,大批民眾在和平醫院快篩站接受採檢。

輕症者也可能病情突然轉重,卻因為醫療壅塞而發生悲劇。「他們初判是輕症,情況可能慢慢轉重,衛生局可以先安排視訊看診,但也沒辦法用藥,因為隔離,視訊也只能目視看一下狀況,要排到病床才能治療,有個案是一名獨居的茶室小姐,已經虛弱到半昏迷,也因為急診室滿了,救護車又把她送回家裡。今天她真的狀況很糟,又叫了一次救護車,才排到醫院剛好有床。」吳沛憶認為,「台北市衛生局應該要公布還有哪些確診、在家等待後送的患者數量,並公佈實際醫院及檢疫所空床數量,「我一直有個問號,到底還差多少?」

郭昭巖也直言:「我坦白講,聯醫也很可憐、很辛苦,因為他們能力有限,防疫科,疾管科電話幾乎打不進去,太多人打了,打都打不進去…,」他說醫療系統人手嚴重不足,不只醫護不夠,連行政人員都不夠。

 

「同層樓的有人確診被載走,其他人卻都不去篩檢…」

萬華青山里里長李昭成也指出,「疫情剛爆發時,民眾都被告知要在家裡自我隔離,其實放回家裡就是社區的不定時的炸彈⋯一時也很混亂,防疫旅館、檢疫所或醫院都沒有統合好,」確診者個資保密,其實連里長也不會知道,「但有些人非常痛苦,病情久了以後一直惡化,有些很害怕、求助無門,就打電話給我。」

他每天有不同棘手狀況要解決,像嚴重的確診者出門可能會嘔吐,必須儘速安排清消,或是安排有接觸史的弱勢居民篩檢,「有一些蝸居、弱勢的人,同層樓的有人確診被載走,其他的人卻都不去篩檢,好在衛生局趕快聯絡屋主,由屋主先替他們代墊費用,派防疫計程車載他們,好險蝸居那九個人篩檢完之後是陰性,我就比較鬆口氣⋯。」

李昭成認為這一個禮拜處理社區確診病患的流程已經慢慢上軌道,「民政局做了各局處整合,接到確診者電話,我按區公所流程,由衛生所直接跟確診者聯絡,我很多案子,今天晚上報,隔天早上就來載走了。」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