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國際集團非法吸金廿億餘元,執行長徐少東獲四千萬元交保後,原本每周得向居住地派出所報到,不過,高雄地院五月廿七日裁定徐不必再報到,理由是「配合國家防疫政策,減少接觸傳染風險」,讓徐成為新冠肺炎疫情擴散下的「受益人」。

高雄地方法院裁定徐少東不必再報到,並沒對他另做其他科技監控,對重大經濟犯罪脫離定期向警察或司法機關報到,受質疑會否棄保潛逃;高雄地檢署將在收到裁定書後,討論是否抗告。




高雄地院行政庭長楊國祥表示,合議庭撤銷徐少東不必再報到,純是因疫情關係,要減少接觸,合議考量之前報到狀況,認為徐不會因沒報到而逃亡,且先前裁定四千萬元交保、限制住居、出境及手機不得關機,足夠讓將來的審判審可進行,必要時再考量適當科技監控。

二○一九年檢調偵辦三聯集團吸金案,查出該集團吸金近廿一億元,檢方依違反銀行法起訴徐少東和集團幹部;偵查期間,檢方發現徐少東手機內,還驚見調查局台南市調查處府城站前副主任劉明冠洩密,劉因此判刑五月。

徐少東羈押三個月後聲請交保,法院原先裁定二億交保金,但徐籌不出來,直到去年才降保四千萬元獲釋,成為繼慶富詐貸案陳慶男之後,高雄地院第二巨額交保案。

法官要徐少東每周向新興分局自強路派出所報到三次,今年減縮報到次數,只每周一、五報到,直到五月廿七日,高雄地院撤銷派出所報到;法官指出、徐只一次服用感冒藥昏睡忘記報到,認為無逃亡可能。

By 編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