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專家薇薇安驟逝,得年才43歲,消息傳出各界震驚,觀眾看了新聞後更想問的是,「難道平時什麼都算,最終卻算不到自己大限將至?」

先別說大限,過去民間習俗傳言,從事命理行業者,因為不斷洩露天機,一生總脫不了「孤、貧、寡」,意思是,在算命的過程中為他人指點迷津,讓受算者避開原本該遭遇的業障,最後,這些業都會迴向算命師,解天機者反受其害。

郭富城、鄭尹健1998年主演的電影「風雲」中有位「泥菩薩」,角色是天下第一相士,精透數術命理,但就因為透露太多天機,業障迴身,全身長滿水皰膿瘡,皮膚佈滿肉芽皮痂。但電影是電影,人生是人生,若算命者為了賺錢易遭逢此劫,社會上大概沒人想做這行,畢竟,誰想賺到錢最後卻無福消受?

薇薇安因為興趣開始研究星座,以這專長踏入演藝圈,長達12年出書為讀者解惑,兩年前,我曾經拿「算命者真的脫不了孤、貧、寡?」這題問她,她完全不信,「現在的老師不是在透露什麼天機,而是知識的傳達,例如我說星座,我講解星盤,這只是一種說明。何況有些老師還在大學裡開課,當然不會有那些狀況。」

跟她一起在「命運好好玩」裡合作的面相學老師黃友輔雖聽過這說法,不過他也從來不信,「根本沒那回事,別理。」其實命理師都認為,幫人指點迷津消災解厄,拿紅包,就已經是「過運」,把不好的東西避掉,詹惟中深信這習俗,但他以每年捐善款、做好事化解壞業。

那大限呢?算命師真的算得出來?薇薇安的同班同學,專長塔羅牌的鄭嘉琳日前跟媒體說,薇薇安早算到自己何時會遇死劫,也曾試圖化解,只是最後仍無法過關,這說法如今已無從驗證,但從客觀角度來說,若她真的算到自己會有大劫,還會在今年6月,在微博上寫自己正著手寫2017年運勢?

專擅紫微風水,今年52歲的詹惟中倒算出只能活到66歲,生命只剩14年,還要自己未來這幾年改變生活方式,「50歲以前學賺錢,以後學如何花錢,要對自己好一點。」

詹惟中說,「他人生中有3次差點滅頂,遇過6次車劫,車劫中,有騎偉士牌撞欣欣客運、高速公路上爆胎,所以我知道,河湖海川少碰,交通工具要特別小心,如今能算的,就是那一年運勢低,會有什麼劫難,然後想辦法避開,並多捐錢助人,免去刀傷血光。」

算命其實是一種古老留傳下來的統計學,更是心理學,如詹惟中的說法,他統計過去成長過程中,水、車特別有傷,所以碰上這兩個領域特別小心,小心自然駛得萬年船。19年前在「非常男女」擔任占星師的陳靖怡後來遭遇情殺而逝、幾年前星星王子因病截肢、到如今的薇薇安癌病離開,從統計學來說,眾多電視占星師中有一位碰上恐怖情人,一位急性心肌炎截去左小腿,一位罹癌離開,都算正常範圍。

占星師也是人,他們會生老病死,只是職業特別,再怎麼會算,人生也像你我般起伏。只是檯面上他們出了大事觀眾印象深刻,被聯想到「孤、殘、寡」,但觀眾沒看到的是,更多占星師家庭美滿、開名車、擁豪宅,不會像「泥菩薩」一身是疾,那只是電影,毋需太過投入。

這20年來因跑新聞接觸過無數命理老師,邀他們為藝人算命,只是從古老算術的統計角度去分析未來可能走向,給的是建議、趨吉避凶,若每個命理師都無比神準,就不會有命理師看不清股市投資失利;看不清另一半而離婚、遇情劫;或算不到病厄而錯失送醫黃金時間,而且,也正因為鑽研過深,有時反而跳不開原生個性,埋下某些外人無法理解的結。

薇薇安化不開的是跟唐立淇的「瑜亮情結」,一直到今年前幾個月,她還深陷其中。她走之後,詹惟中在自己臉書上寫了一段「看到薇薇安的往生,我有無限無限的感傷,除了萬般的不捨之外,我在思考兩件事情,到底誰是真正的『國師』?其次就是,當我往生之後大家又會怎麼寫我?大家又會怎麼去看我?您們可以告訴我嗎?」

從他的文字中,看來他過不了「誰才是國師」這關,我只好告訴他,檯面上每個算命師都各有長處,唐立淇近年因神準而被讀者觀眾封為「國師」,那是因為她「出錯率」極低,出錯率低有很多原因,其中一項,是多數命理師都會配合媒體為藝人算命,但她從不接這類case,只專注在自己的領域做知識傳遞,曾有談話節目找來各門各派的命理老師,拿著媒體上的報導質問,為何有人算小S會生男?有人每次總統大選都算錯?

而從不算這些的唐立淇,巧妙避開了這些,也少了被拿出來攤在陽光下秤斤論兩的皮肉之痛,但誰算得最準,華山之上,功力深淺其實還沒定出輸贏。

占星師平時為人論生、斷死、強運或低潮,其實是用不同角度幫助走過關卡的心理師,人生,還是自己在過。

By 小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