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每到暑假,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開電視,從早到晚看個過癮,我最愛電影「好小子」系列,阿國、小虎、小胖三兄弟的本名我倒背如流;轉到歌唱台,看到方順吉蕭玉芬、方婉真(現改名為方宥心)穿著洋裝唱唱跳跳,我也偷偷拿來媽媽的絲巾有樣學樣。

那時總是羨慕螢幕中的小明星,不用上課、不用參加月考,下課不必學珠算、也不用補習,可以穿漂漂亮亮,在小學生的心目中,簡直是人生勝利組。

直到那一天,我和當年的偶像見了面,興致勃勃的把當年的羨慕一鼓腦兒全倒了出來,他們客氣笑了笑,告訴我,那些令人忌妒的生活,完全不如想像中五光十色,反而將他們推入地獄。

7年級生的小學時代,一周領50元零用錢,方順吉唱一場就是10萬元;我們下課玩跳房子、ㄤ仔標,他是背歌詞、南北走唱奔波。場子跑多了,認識的人變廣了,誘惑跟著來了,他說,身邊沒有大人幫忙,根本不知道如何拒絕。太早面對社會,身心未健全,於是很快走偏,吸毒、捲入教唆傷人,人家青春寫滿壯麗詩篇,他的青春寫滿罪狀前科。

蕭玉芬呢?飽受排擠欺負,憂鬱纏身,終日以淚洗面,甚至自殺自殘,問她青春期是否有開心的事,她想了許久,正當我想轉移話題化解尷尬,她「啊」了一聲,說:「有啦,上高中剛開學那陣子,每到下課班上同學都『啪啪』把門窗關上,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後來才知道我們班窗台每到下課都擠滿人,都是要來看我的,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巨星…」

當年的「好小子」顏正國也沒能珍惜羽毛,童年因拍戲無法兼顧學業,加上被學校同學霸凌,休學後染上毒癮,犯下槍砲、竊盜等前科,還因為犯下綁架案坐牢10年;「海豚灣戀人」童星王欣逸同樣遭受成名太早之罪,國中加入幫派曾遭警方掃蕩,今年7月結伴持西瓜刀砍人,被以殺人未遂罪起訴。

蕭玉芬和方順吉都說,當年對自己做的事情沒有太多認知,只知道喜歡唱歌,站上台、把歌唱完(還不見得是好)就對了,收入是大人的事。推論童星大抵如此,愛上被眾人喜歡、討論的生活,享受與同學不同待遇的小小虛榮感。

名氣不會讓人腐敗,隨之而來的權力才會,記得曾有位歌手說,她的小孩才上小學,就已經知道自己是「某某人的孩子」因此有特殊禮遇。而童星的光環來自本身,更能體會其強大,然而這樣的童年跟監牢有何分別?

如今演藝圈中童星漸少,但靠小孩子創造話題的公眾人物卻越來越多,隨著網路發展、展演平台轉移,童星演變成另一方式出現,混血兒粉絲團在網路世界中崛起,他們在傳統媒體上能見度不高,但竄紅程度比過往的童星更甚,粉絲數目也更驚人。

自媒體時代,人人都能開粉絲團,許多異國戀人士因此成了網路紅人,粉絲透過他們分享的日常生活,滿足對外國人的浪漫想像。有人瘋韓流,台韓戀粉絲團分享台人在韓生活的點滴;有人愛歐美,台法戀部落客告訴你異地生活的愜意。隨著下一代出生,混血寶貝們成了部落格的主角,戰場則是食衣住行無一不包。

另一個變相的童星模式,則是親子實境節目,明星二代除了傳承基因,盛名也要傳承,外界好奇明星帶起小孩是不是一樣屎尿飛舞、夜不成眠,為了滿足看官的慾望,攝影機無孔不入,不只小孩的臉孔,他們的童年色彩也一併曝光。

童年監牢從個人關係擴增成社會群眾,這已經不是羨慕可以形容的情緒,多的是滿懷嫉妒的窺視者,抓到把柄就無限上綱,每個人都成了監視者,大人利慾薰心小孩何其無辜?

南韓親子實境節目「我的超人爸爸」爆紅的三胞胎「大韓、民國、萬歲」在當紅之際宣布退出節目,其實,以三胞胎的廣告身價和爆紅程度,大可再狂撈幾年,不過星爸宋一國的理由是想讓小朋友回歸正常生活,急流勇退的作法讓許多粉絲不捨,但仍讚許宋一國的決心。反觀國內外其他星爸星媽,讓小孩上鏡是想留作紀念或是抱持搖錢樹的想法,就只能自由心證了。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By 小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