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難賣」已是老生常談,今年更見大咖前仆後繼到對岸坐鎮綜藝秀,本地新起之秀賴以磨劍的音樂節也沒往年活絡,台北已是演唱會的一站而非起站,「蕭條」是唱片業代表詞。

熬到年末,吵了好久的小巨蛋「阿妹條款」與詞曲版權費率,又刀光劍影了起來,唱片圈再次感受到這兩把刀的威脅。

「阿妹條款」是去年底的事,當時官方已提出63震動分貝的上限,並祭出勸導不聽可能斷水斷電的警告。一年了,歌手們戰戰兢兢,拿捏場子不high與過high被罰的分際,阿妹是確實拿不到檔期了,蘇打綠也許是不平則鳴、也許只是愛這首歌,唱了「三天三夜」,外界這才發現,原來一年了,小巨蛋只收罰款,對於震動問題,什麼都沒有做。

看著阿妹申請不到場地,年初對租金有意見的某個單位下半年完全拿不到檔期,業界只敢暗恨在心內,只能懇求官方「改善小巨蛋的結構」。一位擁有票房藝人的經紀人,住在小巨蛋附近,她表示,在捷運開通前,不曾感到震動;業界也有人質疑,同樣在地鐵附近的香港紅磡和高雄巨蛋,為何沒有這樣的問題,小巨蛋要不要研究一下結構?

這幾天,官方或民代陸續拋出「封館」、「約見」、「事前審查歌單」等想法,也讓業界無奈,難道以後演唱會都不能有點歌趴、難道能確認哪些歌會超過63、難道可以在洽談瑪丹娜或天團時要求先過目曲目?業界窒礙難行,場館卻只管收租。有業者無奈:「一年為小巨蛋帶來多少營收,難道逼走我們,換養蚊子嗎?」

一把刀砍向具小巨蛋票房實力的歌手,第二把刀是外人永遠看不清的版權費率。寬宏4年前辦的女神卡卡演唱會,還被拿來質疑欠款,實際上,先前各演藝單位就質疑過版權集管團體開的費率,集管團體也不滿意智慧財產局的決定,還有創作者覺得這帳怎麼都算不清楚,大家都不滿意。

但無論如何,這些都會成為演唱會的成本,而成本可能轉嫁觀眾,在到達一個臨界點時,頂多大家不玩了。音樂不會死,但市場若被壓抑,贏家難道是被樂迷稱為「只適合辦追思會」的小巨蛋?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By 小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